【轻小说】我怀疑我是恐怖小说NPC

我怀疑我是恐怖小说NPC

穿成女配后我只想搞事业

被求婚那天,我出车祸了。

但我没有死。

我被男友封印在了他写的恐怖小说里。

与一群恶鬼为伴。

1

挂在窗台前的红衣长发姐姐已经荡到第三十个来回了。

她长长的舌头垂下来,试图去够书桌上的那杯水。

但因为她脖子上还挂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绳子,距离差着一些,憋得面红脖子粗的也总够不到。

第三十一个来回,我看不下去了,壮着胆子起身帮她把杯子垫高了一些。

红衣姐姐用舌头拨开长发,惊疑不定地盯着我:

「新来的?」

我没敢吭声。

盼望着她喝到水之后就别再在窗台前晃荡了,我害怕。

我缩回角落,假装听不到红衣姐姐的声音。

正好墙角有个单人小沙发,我哆嗦着坐了下去。

下一秒,一双沉稳有力的大手托住了我,不让我坐下去:「这里有鬼了,谢谢。」

这猝不及防的一托,终于突破了我的承受极限,我尖叫一声,彻底晕了过去。

2

我再次睁眼的时候,红衣姐姐依然在窗台前荡来荡去,舌头甩得老长。

时不时还转头用煞白的眼珠子看我。

我没忍住,又哭了出来。

哭声分别引来了冰箱里的婴尸,床板底下的小青年,厨房里剁人肉饺子的老婆婆,还有我正坐着的人皮沙发壮汉。

当然还有红衣姐姐。

大家围观我哭,显得既好奇又热情:「你都变成鬼了,怎么还怕鬼啊?」

人肉饺子老婆婆倒是没多说什么,只呢喃着转身进了厨房:「6 个了,6 个了……饺子要多做一些了……」

3

半小时之后,屋子里所有的,不知道是人是鬼还是东西的,包括我,都坐到了饭桌前。

他们大口地吃着饺子,一边评判老婆婆的手艺:「崔婆婆,下回能不能少放点儿醋……」

崔婆婆喃喃道:「没放醋,没放醋……肉本来就是酸的。」

什么肉能是酸的啊?

虽然我已经知道自己变成鬼了,但还是没办法直视眼前这一盘馅儿不明的饺子。

我委婉表示:「我还不饿。」

红衣姐姐劝我:「吃吧吃吧,不然一会儿开工了就吃不上了。」

开工?

我心头一震,都做鬼了,还没逃脱社畜的命运吗?

4

很快,我就知道红衣姐姐说的开工是什么意思了。

人皮沙发壮汉的一碗饺子还没吃完,突然皮都展开了。

整张人皮抖了抖:「来活了。」

「什么?」我连忙问道。

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我就被红衣姐姐拉着塞到了书桌下。

紧接着,我就看到了几个人从门口进来了。

5

进来的一共四个人。

是真的人。

活生生的,冒着热气,身上还带着活人的鲜活味道。

等等,鲜活?

发现自己居然用这种词来形容活人的时候,我又差点儿忍不住哭了。

但我还是努力忍住了,看着那几个鲜活的人在屋子里转悠。

我听见他们说:「小心点,昨天看完我都没敢关灯睡,跑去跟我家狗挤了一个晚上,今天一定要注意的。」

我皱起眉头,什么昨天今天的,他们每天都来?

此时,厨房里突然响起了崔婆婆剁肉的声音,四个人吓了一跳。

一阵白光闪过,立刻就有一个人消失了,只剩下三个人。

紧接着,窗台前的红衣姐姐又开始荡秋千了,冰箱门也吱吱呀呀地打开了,露出了小宝童真的脸蛋。

嗖嗖两道白光,又是两个人消失。

我听到他们消失之前说:「我靠!太吓人了!不行了我不看了!」

「呜呜呜,我今天晚上又要睡不着了,我真贱!又怕又想看!」

此时,屋里刚才进来的四个人只剩下了一个。

只见那人飞快地扫视了一遍屋子,然后就从门口出去了。

等他出去之后,大家重新从屋子的各个角落钻出来了。

6

床板小青年跟冰箱里的小宝合力把红衣姐姐从窗台上弄了下来。

「呼,还行,今天赚了三个惊吓值。」

红衣姐姐下来之后就开开心心地炫耀:「第一个下线的家伙也看到我了。」

崔婆婆也很满意:「下线那个直接给了我五个惊吓值。」

收获最丰富的还属小宝,他掰着肉乎乎的小手指数着:「我下线了两个,给了我十个惊吓值,最后走的那个也给了我一个,我赚了十一个。」

与此同时,床板小青年和人皮沙发壮汉就不大乐意了:「这一批客户也太粗心胆小了,根本就没发现我们!」

大家交流完一圈,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我,齐刷刷扭过头来问我:「新来的,你挣了多少?」

7

我有些慌了,因为我翻遍全身,根本没有看到任何钱……哦不,是代表惊吓值的东西。

而且,和床板小青年、人皮沙发壮汉一样,那四个人也根本没有看到躲在书桌下的我。

我着急了,就像全公司只有我一个人没完成 KPI 时的那种着急:「我一个都没有。」

这怎么办?

刚入职就业绩挂零吗?

红衣姐姐连忙安慰我:「没事没事,一会儿你站在门口吧,让别人一进来就先看到你,这样哪怕后面下线,也能赚个人头费。」

「好……好的。」我连忙答应。

很快,人皮沙发男的皮又展开了,他抖了抖身上的皮:「来活了,各就各位!」

这一次,我被安排到了靠近门口的位置,躲在一人高的盆栽后面。

8

这次进来了三个人,我屏气凝神,听见他们进来,悄悄伏低身子,伸手去摸其中一个人的脚。

被我摸到的人立刻触电般弹跳起来:「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直接白光下线。

人皮沙发大叔拍了拍自己的皮,示意我躲过去。

我刚过去,人皮沙发大叔就展开人皮把我包裹了进去,于是那两个人找到盆栽后面时什么也没发现。

但他们的精神已经高度紧张,很快就在红衣姐姐和冰箱小宝那里下线了。

他们离开之后,大家再次钻出来,充满期待地问我:「小新,你这次挣了多少?」

9

挣……挣了多少?

我愣了愣,在大家的催促下四下查看了一遍,把大家所说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但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我没有啊!」

这下大家也不淡定了,再三帮我检查。

「舌头呢?舌头里真没有?」

「头皮上呢?还有脚底板。」

「背上呢?小红帮忙看看……也没有?」

大家都感到很奇怪:「怎么会没有呢?」

同时也凝重起来:「没有惊吓值就交不起房租,小新怎么办?要下线了?」

「她都没有惊吓值的账户,我们也没法转给她,怎么办?」

「没有惊吓值就交不起房费,她会下线的。」

我听着大家的讨论,急得汗都冒出来了。

这怎么弄的,当了一辈子的社畜了,莫名变成了鬼,却还要重复社畜的命运?

关键是,我这都变成鬼了,怎么还能下线呢?

人下线成了鬼,鬼下线变成啥了?

10

大家讨论加尝试,折腾了好一会儿。

中间好几拨人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一堆鬼蹲在房间中央,叽里咕噜的。

然后就骂了一句:「这写得也太烂了吧!开场就介绍这是鬼啊?一点悬念都没有!」

说着,转身就出门了,把门摔得震天响。

红衣姐姐和人肉饺子老婆婆拉着我进洗手间,上上下下在我身上找了三圈。

最终确定——

「惨了,你肯定不是正式居民,你今天晚上就要走了。」

我哆嗦道:「我走……走去哪儿啊?」

「不知道。」

背靠背的床板小哥耸了耸肩:「大部分就只来一次,偶尔也会有人来两次,但很少。」

人皮沙发壮汉试图安慰我:

「我看那些白光一闪就走了的人,他们的兄弟也不咋伤心,还没我死的时候我兄弟伤心呢。」

他表示:「可见下线也不是什么惨事。」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反正没有比死更惨。」

我觉得好像被安慰了,但又好像没有,因为——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死的了。」

稀里糊涂死也就算了,还要稀里糊涂地二次下线。

我也太惨了吧!

11

大家找不到救我的办法。

于是决定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给我举行一场欢送会。

「你好歹也是我们 103 的居民,虽然只住了一天,还是要欢送一下的。」

小宝说道:「虽然你不记得死的时候的样子了,但起码能记得下线时候的样子。」

我:「……」

谢谢。

有被安慰到。

大家都竭尽所能为欢送会出力。

红衣姐姐长袖一挥,一件红色蝴蝶结的小背带裙出现在了我身上。

她很得意:「怎么样?我从进来的那些人身上看到的,这个款式今年最流行了。」

我摸了摸头发上的蝴蝶结,有点喜欢。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带走。

小宝从冰箱里拿出了六个口味的冰淇淋:「你随便吃!想吃哪个吃哪个!」

我选了巧克力的,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巧克力的会好吃。

崔婆婆呢喃着去了厨房:「羊肉好呢,还是,牛肉好呢?」

人皮沙发壮汉把我转过来,说:「别管崔婆了,崔婆说话就这样。」

说着,就施展起了沙发的按摩功能,给我全身上下放松。

你别说,还真挺舒服的。

最后,床板小哥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手机。

打开聊天界面,带着一点儿羞涩地问我:「你想听什么歌?我女朋友唱歌挺好听的。」

一口冰淇淋呛进我的喉咙。

「什么?你还有女朋友?」

12

背靠背床板小青年不高兴了。

「瞧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就不能有女朋友了?」

他捋了捋自己的一头黄毛,说道:「我以前可是挺受女生欢迎的。」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还能跟你女朋友联系上吗?」

我连忙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对他打开的聊天界面感到很震惊,但凡是录音播放界面我都没这么惊讶。

床板小哥看了我一眼,十分奇怪:「当然能啊,你没用过手机?」

我当然用过手机!

「可你不是已经成了鬼了吗?」我惊讶地叫出声。

那你怎么还能跟你女朋友联系上啊?!

「噗哈哈哈哈!」

比床板小哥更先开口的是红衣姐姐。

红衣姐姐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小新,你太可爱了!他能跟他女朋友对话,当然是因为——」

「他女朋友也是鬼啊!」

床板小哥解释道:「她就住在 206,我们楼上隔壁的隔壁的……隔壁。」

「……」我长大了嘴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直到勺子上的冰淇淋都融化了,我才咽了口口水。

一字一顿地问他们:「所以,这里还住着很多其他……鬼?你们还能出去?」

13

「是。」

「不是。」

嗯?

大家乱七八糟的回答让我很疑惑。

红衣姐姐解释道:「这里当然还有很多其他鬼,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新增呢。」

「我看看啊,现在已经新增到 405 了。」

人皮沙发壮汉补充道:「我们说的不,是不能出去。」

他解释道:「我们每个人,哦不,是每个鬼,都有固定的房间,不能互相串门。」

床板小哥扬了扬手机:「但是可以用手机联系,只是要花很多惊吓值。毕竟是最新款的呢。」

「原来是这样。」

我遗憾地看向房门:「要是能出去就好了。」

小宝摇摇头:「不能出去的,出去之后就会被下线,运气好的话会被重置,但就没有记忆了。」

「崔婆就是尝试出去找她孙女儿,结果就被洗脑成这样了。」

大家都很惋惜:「现在话也说不清楚,脑子也不灵光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太惨了。」

太惨了?

我愣了愣,一时不知道是崔婆更惨还是我更惨,毕竟我俩都失忆了。

但——

看着紧闭的房间门,我突然问道:「既然我今天晚上十二点就会下线,那,我出去看看也没事吧?」

弥留之际的……鬼,总还是有点儿不怕死的本钱吧?

14

我的话让大家吓了一跳。

但,一想到我今天晚上十二点就要因为没有惊吓值下线,大家又觉得阻拦我好像不人道,哦不,是不鬼道。

红衣姐姐犹豫再三,最终同意了:「算了,你都要下线了,想去看看就去看看吧。」

她说:「等我下线的时候,我也想出去看看。」

人皮沙发男和冰箱鬼婴小宝也都沉默了。

做鬼的日子太无聊了,他们难道不想出去看看吗?

他们只是出不去罢了。

只有床板小哥鼓励我:「去啊!去看看!」

等我决定去之后,他才期期艾艾地从床底下摸出一个玻璃瓶子来。

里面是满满当当的纸条星星。

「你要是出去的话,能不能帮我把这个送给我女朋友?」

「她叫小美,就住在楼上 206。」

呜呜呜,好感动,虽然付出下线代价的是我。

我含着泪水把瓶子接过来。

然后,床板小哥顺势把手机也塞给了我:

我很感动,刚要说话,床板小哥就叮嘱我:

「送星星瓶给她的时候顺便拍张照哈。」

嗯?

我愣住了。

床板小哥十分不好意思,但又非常坦然地道:「这年头鬼都会上网了,谁知道网络那头是人是鬼?万一她长得……那啥,是吧?那就是网络诈骗!」

我:「……」

我愤愤地把手机塞回床上:「我拒绝!」

果然,期待男人深情,不如期待死人复生。

15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一辈子出不去,等出去的时候也就要「下线」了。

我还是决定帮床板小哥看看小美,只是不拍照,毕竟不礼貌。

崔婆婆做了一顿丰盛的……饺子。

虽然知道这饺子不是人肉的了,但我还是不敢吃。

在冰箱里翻了翻,我居然找出了一堆新鲜食材。

猪肉牛肉羊肉,白菜番茄豆角,应有尽有。

我看了看大家,提议道:「我给大家做顿饭吧。」

虽然只相处了很短的时间,但是大家都很好,很照顾我。

在这个小房间里,在我推开门离开房间「下线」之前,我也只能为他们做这么一点点事情了。

红衣姐姐哭了:「小新,我不想你下线。」

我心里也感动,但还是友好地提醒了一下红衣姐姐:「姐姐,你别哭了,我害怕。」

她惨白的脸上流下来的两行血泪,真的很可怕。

冰箱里有新鲜食材,厨房里有各种调料。

因为崔婆婆的酸汤饺子的缘故,这一次的菜我都避开了醋。

崔婆婆也不见怪,嘴里呢喃着,手上帮我剥着蒜择着葱。

虽然我不记得之前有没有做过饭,但拿到厨具的那一刻,我好像就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一样。

我做了一道孜然羊排,一道黑椒牛肉粒,还有玉米胡萝卜排骨汤,里面放了山药,很香很糯。

就是人皮沙发大哥削山药的时候被山药皮给霍霍了,现在整张沙发都扭来扭去的,十分不舒服。

小炒有辣椒炒肉、番茄鸡蛋、干煸豆角和清炒白菜。

六菜一汤,加上新鲜蒸出来的白米饭,让我身后的一众房客都变成了「饿鬼」。

床板小青年和小宝拿着筷子等在桌边,嗷嗷叫唤着:「什么时候开饭啊?」

16

他们的动静惹得隔壁 102 和 104 的房客们十分不满。

「能不能有素质一点啊!」

「一会儿还要上班呢,吵死了!」

床板小哥不服气地贴着墙吼回去:「我们今天吃孜然羊排!」

气死你们!

隔壁不怒反笑:「切,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你们 103 只有酸汤饺子吃啊,顶多再加上冰箱里的冰淇淋和黄瓜番茄,哪有我们人体面包房好!有好多新鲜的面包!」

人体面包房?

我一边端菜,一边好奇问道:「隔壁是开面包店的吗?」

红衣姐姐偷偷用舌头卷了一块掉在案板上的牛肉粒吃。

一边吃一边点头:「嗯,每个房间的主题都是不一样的。」

「102 是精神病院,住着一群精神病,就一个值班护士,精神也不太正常的样子。」

「我们 103 是温馨小屋,大家都挺好的。」

「104 是人体面包房,有一个面包师和……不确定多少个受害者吧,反正时不时就能从各种肢体造型的面包里,挖出来不同部位的人体。」

我:「……」

看得出来,红衣姐姐对 103 真的很有感情。

以至于给出了温馨小屋的称谓。

听完红衣姐姐的介绍,我想了想,主动敲了敲跟 104 之间的墙壁。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一会儿带一点儿黑椒牛肉粒给你尝尝,你可以夹在面包里吃。」

隔壁 104 没说话。

半天才传来微弱的一声:「行吧,但我还想要一个冰淇淋……」

我笑了:「好,没问题。」

马上就要下线了,我很乐意为隔壁的「房客」们做点儿什么。

17

饭菜很好吃。

我的手艺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并且在此期间,我答应了 104 的黑椒牛肉粒和冰淇淋,102 的营养滋补山药排骨汤。

还有床板小哥让我带给 206 小美的一大份爱心便当。

床板小哥泪眼汪汪的:「小美他们那边是大学宿舍,很久没有吃上热饭了。」

可惜他们也死不了,就只能这么日日夜夜地熬着。

吃完饭,时间来到晚上十点半。

崔婆婆帮我重新梳了头发,扎了马尾。

红衣姐姐和小宝帮我打包饭菜——她的红裙子可以无限延伸,割断做包袱皮很方便。

小宝把冰箱里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了,恨不能把冰箱都给我带走。

床板小哥拆了一块床板,跟人皮沙发大叔一起,帮我做了个武器。

一头是尖棍,另一头绑着厨房的菜刀。

还用喷油瓶给我做了一瓶辣椒水。

「万一遇到坏鬼了,多少能防身。虽然应该不会有鬼出门。」

十一点,怀揣着大家的希望,我深吸一口气,跟大家告别:

「大家拜拜,我要走啦,感谢大家的招待,如果……真希望还有如果。」

红衣姐姐又哭了,抱着我泣不成声。

18

我面对着门站着,大家站在我身后,心情复杂。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

拉开了门。

门后应该是一条走廊。

整个走廊都被一团浓郁的非灰非白的雾气所充斥着。

我试着把绑着菜刀的棍子伸了出去,菜刀很快被雾气覆盖。

能见度只有半米。

我背上背着包袱,胳膊弯上还挎着一个菜篮子,胸口绑着从书桌上拿下来的台灯。

我举起菜刀棍子,往前迈了一步。

身后传来红衣姐姐的抽泣声。

我转身最后跟大家告别:「我真的走啦,大家拜拜。」

我不敢说再见。

因为已经没有再见的资格。

19

我摸索着往 104 的方向走,沿着墙,很快就摸到了 104 的门。

「你好,有人在吗?」我敲了敲门。

雾气弥漫在我四周,我甚至看不清我敲门的手。

有点冷。

104 的房门一直没动静,不得已,我又敲了一遍。

没有人应。

我尝试着推了推门,门很轻易就被推开了。

我有点不高兴:「你们的黑椒牛肉粒和冰淇淋到了。」

真是的,让我送东西过来,还不给我开门。

然而,等我进屋之后,身上的雾气退去。

104 的门后站着一个金发面包师,他满脸的不敢置信:「天呐,你竟然能够走过来!还能够打开门!」

我不解:「你门也没锁啊!」

说着,我就在金发面包师的眼前,再一次拉开了 104 的门。

金发面包师张大了嘴巴:「Unbelievable!」

他立刻朝着雾气伸出手,然而,在浓郁的雾气的阻隔下,他无法前进分毫。

我也震惊了。

我再一次走上走廊——毫无问题,雾气虽然围绕在我身旁,但是丝毫没有阻滞。

金发面包师试图在我身后跟上,但雾气好像一团柔软但结实的橡胶,堵在我和他之间。

他跟不上我。

最终我折返身,重新进到了 104。

金发面包师拿着新鲜出炉的面包夹上黑椒牛肉粒。

一边吃一边感动得掉眼泪,跟我说:「真神奇,按照规则,NPC 是不能离开自己的场景的。」

NPC?

什么 NPC?

20

金发面包师一边扒开一个玻璃货架顶层的大圆面包,露出里面的人头。

一边塞给这个人头一个冰淇淋。

叮嘱他:「我忘记你的手在哪一个面包里了,你自己找找。」

面包里的人头有点恼火:「叫你努力提升一下水平,不要把所有面包都做得一样难看了!现在叫我怎么找嘛!烦死了!」

金发面包师扭头,面露威胁:「再吵把你剁了放进面包里!」

人头面包根本不怕他:「又不是没剁过!」

他们吵了一通,直到人头面包找到了他的手,满足地吃起了冰淇淋。

金发面包师这才对我说:「我刚才还以为你们是吵架吵怂了,开个玩笑服软,才顺着你们的话说,让你们给我带东西的。」

他吃了一口面包夹牛肉,感动得泪流满面。

「早知道你真的能过来,我说什么都要烤一个卷饼……卷饼配牛肉才是绝配。」

但我此时无心听他的美味搭配,只追问:「你刚才说的 NPC 是什么意思?」

金发面包师莞尔一笑,碧蓝色的眼珠子看上去有点魅惑:「抱歉,NPC 守则,我不能说,不过,你还没想明白吗?」

21

没想明白什么?

从 104 离开之后。

再看走廊上的雾,我才发现,不同于对金发面包师的阻拦,这些雾气好像只是围绕在我身边。

虽然会遮挡视线,但并不阻拦我的去路。

我越过 103,犹豫了一下,没进门。

然后来到 102。

102 里很吵。

站在门口就能听到鬼哭狼嚎的一片,但也有人大笑,有人唱歌。

只有在一个年轻女孩怒吼的时候,这些鬼吼鬼叫才会停止下来。

我敲了敲门,依旧没人开门。

不过这一次我不再生气了,因为从金发面包师的话语当中推断,他们是开不了门,也进不了走廊的。

就是不知道崔婆婆当时是怎么出来的。

我推开 102 的房门,迎接我的是一通河东狮吼。

102 精神病院的护士小姐把我当成「越狱」的犯人了,抓着我就是一通训斥。

直到她发现我并不在她的病患花名册里。

她跟金发面包师一样惊讶:「你是 103 的……你竟然真的出来了?」

我看了看她身后各种姿态怪异的精神病人,缩了缩脖子。

「是啊。」

「你怎么出来的啊?」

「就……开门,然后走出来了。」

值班护士小姐把精神病们都关进了病房。

虽然从走廊的距离上来看,102、103、104 的这些房间都一样大,但里面的空间各自不同。

103 最小,带厨卫的一居室,也就三四十平吧。

104 大一些,一进去是个装修挺好的面包店,就是灯光不太好。

看金发面包师的样子,应该最起码还有一个后厨烘焙间。

102 就更大了,进门是护士值班台,值班台对面,也是一条长走廊,有很多间病房。

22

我跟护士小姐坐在值班台吃东西。

她喝着汤,被烫到了也不松口。

「呜呜呜,我都好久没有喝到排骨汤了,呜呜呜,我不想值夜班,太讨厌了……」

我安慰她:「没事没事,起码你有一份正式工作,还是带编的呢。」

比我这种没有编制的野鬼 NPC 好多了。

「唉,话是这么说啦,但实习工资真的太少了,一个月才 2500,夜班补贴一天才 14 块钱!离谱吧?」

实习的精神病院护士小姐姐抓着我大吐苦水。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正常人跟她对话了,我觉得她现在也有点神神叨叨的。

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其实我还是很愿意听她说一说精神病院里的故事的。

以前我上学的时候就最喜欢看各种恐怖片和恐怖小说,好像还因此认识了什么人……

听护士小姐姐吐槽了一会儿,我看了看值班台墙壁上的时钟,已经十一点四十多了。

我委婉提醒她:「我还要去楼上 206 送爱心便当,下次……再来听你的故事吧。」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噢,行行,那你先去忙,我喝完汤也该查房去了。」

护士小姐姐将剩下的排骨汤一口闷,冲我笑:「你知道的,这些精神病人啊,一刻都离不了人,一天晚上要查好几遍,不然就怕出事儿。」

我点点头,目送她进入一间病房。

然后响起了诡异的电锯和皮鞭声,以及一逃一追的鬼哭狼嚎。

我默默退出了 102,并贴心地带上了 102 的门。

时间不多了,我要赶紧上楼。

23

楼梯上也全是雾气。

不过还好这些雾气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不适,除了有点冷。

我快步上楼,数过五间房间,来到 206 门口。

敲了敲门,因为赶时间,我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你好,小美在吗?你的爱心便当已送达……」

伴随着我的声音,屋里一个女孩子尖叫起来:「啊——」

这尖叫把我也吓了一跳。

一个女孩子从寝室上下铺的上铺被子里哆哆嗦嗦地探出头来:「你……你是谁啊?」

我一愣。

102 和 104 不知道也就算了,小美应该知道啊。

她跟床板小哥不是还通微信呢吗?

面对我的疑问,小美从床上下来,有点不好意思:「男人的嘴,骗人的鬼,男鬼的嘴,那就是鬼上加鬼,更不能信了。」

她也一样,以为床板小哥是玩恋爱情侣之间的过家家送爱心游戏呢。

我从篮子里拿出饭盒,打开:「是真的,菜都是他给夹的,满满一大碗。」

小美看着便当,很感动,当即掏出手机给床板小哥打去了电话。

「呜呜呜哥哥,你太好了,太贴心了。」

就在两人缠缠绵绵之际,一个长头发的女鬼从衣柜里爬了出来,默默蹲到了爱心便当面前。

24

吓我一跳。

小美赶紧捂住手机话筒,解释道:「我室友,那种非在册室友。」

长发蒙面的室友对爱心便当垂涎不已,然而小美坚决不肯分给她:「别的都行,这个不行!」

长发室友没吭声,但却默默垂下了头。

很失落的样子。

我想了想,又在篮子里翻出了两个苹果,递了过去。

「喏,这个给你。」

长发女鬼抬起了头。

我有点不敢看她——她正面背面都是一脑袋头发,好像没有长脸。

不过长发女鬼默默接过了苹果。

她没吃,而是爬到了阳台上,过了一会儿,突然拿了一个瓶子放在我面前。

我:「这是什么?」

一边煲电话粥,一边吃爱心便当的小美抽空解释:「哦,这个是她心爱的洗发水,她这一脑袋头发,就是靠这个洗发水才油亮光泽的。」

小美说:「她送你的,回报你的苹果。」

我壮着胆子看了看长发女鬼的头发。

还真是,好像是比红衣姐姐的发质好一些。

于是,我沉默了片刻,伸手把桌上的洗发水拿到了篮子里。

我想把这个送给红衣姐姐。

11:58 了。

我拿起东西转身就跑,不忘叮嘱小美:「换个有视频通话功能的手机吧!」

说着,就冲出 206,拼命朝着 103 跑去。

还有两分钟,或许来得及!

25

12:00。

我站到了 103 房间门口。

面对温馨小屋,我竟然有点不敢敲门。

我已经明白了。

我现在是在一本恐怖小说里。

每一个房间就是恐怖小说里的一个章节。

屋子里的「房客」就是恐怖小说的 NPC。

而那些匆匆推门而入,有些说说笑笑,有些骂骂咧咧,有些尖叫一声就在白光中下线的,就是读者。

红衣姐姐他们靠读者的惊吓值交「房费」和支付其他开销。

如果惊吓值过低,就意味着这个 NPC 不够恐怖,可能会从小说当中下线。

我站在门口,迟迟不敢敲门。

我害怕 NPC 每天都刷新记忆。

零点过后,他们还会记得我吗?

26

我推开了门。

最先出现在我视线里的,是挂在窗前飘荡着的红衣姐姐。

冰箱半开未开的门缝里,顶灯闪闪灭灭,隐隐约约露出一个鬼婴的尸体。

厨房里,响起老婆婆呢喃的声音,和重重的剁馅儿声。

我看向房间角落,角落里有一张褐色的单人皮沙发,细看会发现皮质的纹理有些诡异。

另一边的单人床,床底下隐隐约约有一团黑影。

我站在门口,半天没有动。

窗前一阵风吹来,红衣身影飘飘荡荡,实则换了个方向。

下一秒——

红衣身影垂到胸口的舌头「刷」地一下收回:「小新?」

静悄悄的屋子霎时间活了起来。

「小新回来了?」

「真的是小新?」

「怎么不说话啊?不会跟崔婆一样出去一趟就变傻了吧?」

「小新,你说话啊小新!」

大家跟以前一样将我团团围住。

我一一看过去,「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虽然他们的脸很恐怖,可我此时一点儿也不害怕。

「是我,我回来了!」

真好,他们还记得我。

真好,我也没变傻。

27

我没有惊吓值,但我也没有下线。

我像是一个非正式的编外人员,不受大楼的规则约束。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住在了 103。

但我每天都在整栋大楼里串门。

没办法,整个大楼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四处走动。

虽然很奇怪,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确实是大楼里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人……或者鬼吧。

虽然我没有惊吓值,但我还是过得很舒坦。

每天崔婆做好酸汤饺子之后,床板小哥和小宝他们就打包好,放到篮子里。

然后我就扛着菜刀,拎着篮子,在大楼里到处转悠。

「新鲜滚烫的酸汤饺子咯!又酸又辣又开胃咯!只要一惊吓值!」

没有惊吓值也可以用房间的物品换。

比如 104 的金发面包师,就用各种各样新鲜出炉的面包跟我换。

当然,是里面不带人体组织的那种。

还有其他诸如烧腊店、水产公司、服装店的模特 NPC,也都拿烧腊、海鲜、新衣服跟我换。

不开店的、居家的也可以。

宅男拿漫画书和可乐跟我换,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每天都会刷新出一抽屉的化妆品护肤品。

这些东西在自己的房间里是会重复刷新的,但一旦交换,就不会自动刷新,可以囤货。

28

我每天在大楼里跑来跑去,承载了整栋楼的居民生活改善任务。

偶尔碰到「读者」们,我一手篮子,一手扛菜刀的造型也会把他们吓一跳。

甚至还因此吓退过不少读者。

但说来也奇怪,这些人虽然被吓到了,但是却会在大楼一楼的「留言板」上留下五星好评。

「好看好看好看!非常吓人!」

「十年老读者都觉得很吓人的程度!」

「惊喜!推荐!可以入!377 那章地下囚室超级吓人!」

当然也有差评。

「一点儿都不吓人!」

「无语,写的什么垃圾,那个情节一看我就猜到了,无聊。」

一般看到这种消息我就会转达给对应房间的 NPC,让他们调整一下吓人的手段。

大楼在这样的经营下,吸引了越来越多读者。

只是,仍有我无法改变的地方——

「挺好的,就是作者怎么不更新啊?」

「不知道,最后一章作话里好像说最近有些事,不更新了。」

「怎么就写到 405 了?太监了?」

「作者大大求婚去了!之前还在作话里跟大家征集求婚方式来着!不过看样子求婚失败了,也没上来说个结果,啧啧。」

「我证明,楼上说的是真的,我还给他出过主意!」

我刚来的时候就听红衣姐姐他们说大楼有 405 个房间。

我来了这么久了,四楼依然只有 5 个房间。

我决定去 405 看看。

29

405 是个空房间。

不是每个房间都有 NPC,也有一些过渡用的空房间。

我偶尔也会布置布置那些空房间,不想在 103 听床板小哥跟小美煲电话粥的时候,就会找个舒服的房间住。

不过房间太多了,405 又太远了,我还没来过。

我推开房门,在 405 空荡荡的墙壁上,看到了他们说的「作话」:

「对不起,作者有事,暂时不更新了。」

日期是一个月之前。

我盯着墙壁看了很久,转身推开了 404 的门。

30

31 天前。

「伙计们!今天晚上我就要跟我女朋友求婚啦!听取了大家的建议,鲜花戒指和蛋糕都准备好了!」

35 天前。

「快快快,定制的西服好了,大家再给我推荐个皮鞋!嘿嘿,我跟她是大学同学,约会一直都穿的运动鞋休闲鞋,还没这么正式过呢!」

40 天前。

「L 市的鲜花蛋糕店有没有推荐的?给女朋友求婚用的。」

50 天前

「谢谢昨天的读者 XXX 给的建议,我偷偷用面包封口的小扭条圈了我女朋友的戒指,搞定了戒圈大小!再求助一个……」

99 天前

「真的特别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本书的数据不错,冲上了榜。」

「也特别谢谢我女朋友的支持,她没有嫌弃我不务正业写小说,一直鼓励我,现在终于有点成绩了,我好想跟她求婚。」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她娶回家了,哈哈,从校服到婚纱,大家帮我谋划一下啊!」

31

这一天,我疯狂地推开大楼的每一扇门。

把一众鬼怪 NPC 吓得尖叫连连。

看到了路天明为了求婚做的点点滴滴。

脑海中那些失去的回忆也一点一点浮现在我脑海里。

我伸手触碰着楼道里的雾气,仔细一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字。

穿插着我过去的回忆。

「小星,今天是我们相爱的第 999 天,对不起啊,实习工资还没发,只能给你买一个小蛋糕,不过是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

「切,就知道你又没带伞,下楼,给你送伞来了!顺便……一起吃个午饭吧!跟你吐槽吐槽我们傻缺领导。」

「你好,同学,你是不是捡到了一张借书卡?对,没错,是我的……」

「真的啊,你喜欢看?那你做我第一个读者好不好?」

「小星,那个……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还有那句我来不及听到的——嫁给我好不好?

32

随着我的记忆恢复,雾气渐渐散去。

最后,我走到了一楼楼道的尽头,那里竟然有明亮的白光。

那白光里,还站着一个人影。

我跌跌撞撞地朝着白光扑去,但白光面前,还有厚重的雾气阻挡,我不能前进分毫。

虽然我无法触碰,但还是看清了那个人影。

是路天明。

真的是他。

他憔悴了好多啊。

明明才二十几岁,但满脸的胡茬,还有眼底的青黑,都让他看起来很苍老。

我哭着喊他的名字,可他好像听不到也看不到。

他只是通红着眼睛,在看向什么地方。

我强忍住哭泣,仔细听他在说什么。

他说:

「小星,我求求你醒过来好不好?」

「小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约你去那家餐厅。」

「小星,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求求你,不要留我一个人。」

「小星,你还说要当我第一个读者的,你不在,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小星,我求求你……」

33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我跟路天明是大学的时候在一起的。

那天我在学校食堂意外捡到一张借书卡,就在食堂的留言簿上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

路天明因此找回了他的借书卡,为表示感谢,还请我喝了一杯奶茶。

那之后我们就认识了,同一所学校,加上共同的爱好,让我们无话不谈。

之后他向我告白,我欣然答应。

和路天明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虽然也要面临毕业的分别,初入职场的不适,但我们一直很好。

路天明在学习工作之余一直都有写小说,他会在小说的各个小角落里,留下我的印记。

比如主角的小学同学叫「小星」,花店的名字叫「星语花房」,面包袋的便签是星星形状的……

我透过白光,看到了路天明在病床旁,按照医生的要求一边给我按摩肌肉,一边呼唤我的名字。

34

出事时,路天明神神秘秘地约我去一家餐厅。

那家餐厅我们想去很久了,刚毕业的时候囊中羞涩,我们经常在餐厅对面买晚上的打折面包。

然后蹲在面包店门口,一边吃面包,一边恶狠狠地发誓:「以后挣钱了一定要去吃一顿!」

「黑椒牛肉粒要点两份!孜然羊排要配红酒!」

人均两千块的餐厅,对当时的我们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之后发了工资,但陆陆续续交房租、买电脑、买回家的车票、添置家具、给家里买东西……

永远追不上支出的速度。

微薄的收入让我们捉襟见肘,一直也没去成。

路天明很愧疚,于是在下班之后更勤奋地写小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小说终于崭露头角了,一点点爬上了榜单,获得了好评。

也是那个时候,他决定了要在我们认识第 1999 天的时候,向我求婚。

我其实有预感,于是那天也精心打扮,特地早早下班,甚至还奢侈地没坐地铁,打了个车。

可是……

就因为这一个小小的决定,我没能到西餐厅,亲耳听到路天明的求婚。

35

我跌坐在走廊的尽头放声大哭。

我庆幸我没有真的丢下路天明一个人,我还能看到他。

可是我被困在了这个地方,无法出去。

NPC 们被困在了房间里。

我被困在了这栋大楼里。

我的哭声引得房间里的 NPC 们躁动不安。

身侧 103 的房间里传出红衣姐姐的一声怒吼:「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救小星!」

随之而来的是疯狂的捶门声。

下一秒,门居然开了。

我含着眼泪不敢置信地看过去——开门的是崔婆。

她身后,红衣姐姐和床板小哥也是目瞪口呆。

崔婆打开门,走了出来,她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哄道:「乖乖孙女儿,不哭噢,我们不哭。」

崔婆的眼神慈爱温和,一点儿都不像平时痴痴傻傻的样子。

红衣姐姐他们愣愣地:「崔婆上次也是听到孙女的哭声打开门的。」

然后就迷失在大雾里。

只是这次有所不同——楼道里的雾气散去了,崔婆没有迷路。

红衣姐姐心一横,跟着崔婆迈步出来:「死就死!又不是没死过!」

她一口气冲到我身边,呆了一秒,继而欣喜若狂:「没事!我没事!」

很快,床板小哥和人皮沙发大叔也带着小宝一起出来了。

102 和 104 的门也打开了,值夜班的护士小姐姐一边拿着注射器威慑里面跃跃欲试的精神病人,一边喊红衣姐姐:

「快把小星带过来!我给她打针!」

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104 的金发面包师已经带着他的面包人们出来了,跟红衣姐姐他们一起把我推向护士小姐姐。

护士小姐姐果断地拿起注射器,稳准狠地扎在了我的胳膊上。

与此同时,所有房间的门都开了。

大家纷纷涌过来,亮出手腕上的「惊吓值」。

无数颗小星星从大家的手腕上飞出,汇聚到护士小姐姐的注射器里。

暖暖的光流温暖着我的四肢和躯体,我觉得我变得很轻很轻,好像快要飘起来了。

崔婆轻轻拍着我的背:「不疼噢不疼,乖乖要好好吃饭,好好长大……」

红衣姐姐眼眶含泪:「小星,再见……不,再也不见了,你以后要好好的。」

床板小哥携着小美,面露感激:「小星,谢谢你,你和路天明创造了我们,给了我们另一种生命。」

金发面包师斜靠在门边,冲我笑:「回去之后告诉路天明,不要再往我的面包里加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我下意识点点头,下一秒,我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36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医院病房。

我眼睛还睁不开,只能挣扎着动了动手指。

然后就听到了路天明熟悉的声音尖叫起来:「医生!护士!我女朋友醒了!小星醒了!」

医生护士闻讯而来,我也渐渐恢复了力气,睁开了眼睛。

眼前,路天明跟我在楼道尽头看到的一模一样,憔悴干瘦。

医生跟护士在给我做检查。

「不错,挺过来了,这就很有希望了。」

「咦,身体指标不错嘛。」

路天明抓着我的手,一眼都不敢错开。

我抬起另一只手,在他脸上摸了摸。

胡茬很扎手。

「路天明……」

「我在,小星,我在!」

路天明很激动。

我一字一顿地说:「你,为什么,不……」

「不什么?」

「……不更新?」

啊?

路天明千想万想也想不到,我昏迷一个月,醒来问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小说为什么不更新。

「我……我这就更。」

路天明茫然又乖顺地答应。

看到路天明傻呆呆的样子,我笑了:

「傻瓜……我回来了。」

谢谢你。

是因为你的爱意,我的灵魂才有了承载之处。

37 番外

我出院之后,路天明恢复了小说的更新。

他在作话里讲述了我出车祸,以及他重新求婚成功的事。

读者们纷纷留言:「祝福 999」。

「作者大大要幸福哦!」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送上催更金牌一个!」

偶尔的差评大多是在说作者怎么有点水字数,无关紧要的细节多了很多。

比如,103 的红衣女鬼上吊,还要特地写明一下书桌上的杯子里装着的是红酒,而不是白开水。

读者吐槽:「无语,书桌上怎么会有红酒杯!」

但路天明还是这么写了。

因为——

如果崔婆帮忙开门的话,红衣姐姐还能穿过没有浓雾的走廊,去 104 找金发面包师一起喝酒。

103 温馨小屋的卫生间里,放了各种功能的沐浴露和润肤乳。

方便人皮沙发大叔保养他的皮沙发。

冰箱里也多了一些小孩子喜欢的牛奶和奶酪棒。

给床板小哥和小美换了能视频的最新款手机。

而新开的 406 房间,里面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抱着她的娃娃找家人。

如果细看,小姑娘的眉眼之间,竟然有几分像崔婆婆。

(完)

THE END
点赞6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