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后悔不及的前夫

后悔不及的前夫,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老公骗我换房子,然后悄悄把别墅给女神住。

后来签完离婚协议时,他哭红了眼睛:「媳妇,我真的错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说,只是破产而已。」

「媳妇,那咱们能再婚吗?」

「抱歉,我已经和别人再婚了。」

1

老公给我买了套,两百八十平的大平层。

我兴奋地发朋友圈秀恩爱。

正回复着朋友们酸掉牙的留言,闺蜜电话就来了。

「茜茜,你知道顾腾飞女神回来了吗?我刚才办事的时候,看到你老公把你之前住的那套别墅,送给了她。」

我兴奋的心情顿时一凉。

这别墅是我和顾腾飞住了整整三年的蜗居,里面的装修是我亲自盯的,家具也是我精挑细选的,甚至连花园都亲自打理。

我有多喜欢这个房,顾腾飞不可能不知道。

结果他却哄骗我,新小区是学区房,以后孩子读书方便。

到头来却只是给他女神腾位子,我气得牙疼!

2

刚到别墅,就看到院子里停着顾腾飞的车子。

我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

「老公,你也在别墅这边吗?真巧,我过来找东西。你帮我开下门。」

「你先等我一下。」

顾腾飞有些慌张地应道。

我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后,顾腾飞才打开了门。

他那张帅气的脸,是我一如既往喜欢的禁欲风格。

我走过去,扯着他的领带往前拉,笑了:「怎么衬衫领口都脏了?」

上面是粉底液的痕迹,我可以断定,女神的妆应该是花了。

就跟我现在碎了的心一样,残破又狼狈。

女神能哭,因为她擅长的是表演。

我不哭,因为我需要的是,冷静处理事情的能力。

顾腾飞拉住我想要往里走的脚步,说道:「妙龄遇见了点事情回国了,我把这房子卖给她了。你想找什么,我去找。」

怎么,连遮掩一下都不屑?

直接摊牌了?

卖?

骗小孩儿呢!

这房子价格不低,她楼妙龄买得起吗?

「顾腾飞,咱们离婚吧。我不想和别人婚姻。」

3

我跑,顾腾飞追。

结果顾腾飞被撞飞。

原本在别墅里面的楼妙龄跑了出来,非要跟着一起上救护车。

车上面,顾腾飞迷迷糊糊地伸出手。

我按着他的伤口,他抓住了楼妙龄的手。

他直接惨叫。

我对着医护人员抱歉一笑:「不好意思失手了,麻烦再给我一些纱布。」

4

楼妙龄是顾腾飞的女神,也是顾腾飞的青梅竹马。

她是歌剧院的大咖,不到二十五岁就闪婚嫁给了上市集团的太子爷。

我跟顾腾飞是大学同学,遇见都不打招呼那种关系。

再次遇见,是他暗恋失败喝得酩酊大醉,不小心点了拼车,和我拼单了。

他喝醉了,抱着我大哭,我无奈把他捡回家。

谈了半年,顾腾飞就跟我求婚了,说想要和我有个家。

现在他手牵着她。

医生也把通知书递给了楼妙龄。

楼妙龄腼腆地朝我笑了笑:「沈茜,还是你来吧。」

得,小三给正房让机会。

我笑着签下名字,然后问楼妙龄:「楼小姐打算以什么身份继续留下来?可惜了,新中国也不许纳妾。要不然,我还能让你继续照顾腾飞。」

楼妙龄红着眼眶离开,然后隔天卷土重来。

顾腾飞清醒的第一时间,楼妙龄就冲了上去,对顾腾飞关怀备至,我在旁边默默录视频。

「顾腾飞,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好,如果你不是为了照顾我,也不会让你们为难……」

「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顾腾飞激动地喊:「不行,你不能回去。你回去的话,你老公再打你怎么办?茜茜是个很好的女人,她肯定会理解你的。我……我只是怕你受伤而已,我会跟茜茜解释清楚的。」

我在旁边笑出了声。

真是太可笑了。

我站在旁边这么久,顾腾飞看不到?还给我发好人卡?

他是当我死了吗?

「我不理解,顾腾飞,我沈茜当着你的面清楚地告诉你,我一点也不理解。你不配做我的决定,更不能问也不问我,就把我们的婚房给卖了。」

我翻白眼,一点儿不客气地当面录像。

这些都是以后起诉离婚的证据,我得保存好。

而现在的我,不会像是之前顾腾飞胃病住院的时候一样,对他嘘寒问暖。

现在他,脏了。

沾了狗屎的巧克力,就算看不出来。

我也咽不下去!

5

顾腾飞终于发现了我。

也终于发现对他百依百顺,愿意在家做全职太太的我。

也有发飙的时候。

「茜茜,你不要生气。我只是不忍心看到妙龄无处可归,我以为你这么善良肯定会答应……」

「哈?」我笑出声,走过去眼神冰冷地盯着顾腾飞。

「腾啊,那是我打理了三年的家,不是你逞英雄的刀。楼妙龄她是国家一级舞蹈演员,她出事可以找他们团,可以找妇联。可以找律师,找警察。

可她不应该找你,一个已婚男士。好了,再说下去就不礼貌了。

我在录视频。咱们的关系,离婚冷静期后就结束。不妨碍你二婚的精彩,接盘侠的期待,和你心心念念地初恋了。

拜。」

我话说得狠,出了医院以后直奔闺蜜家,大口灌酒。

闺蜜听我把事情说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妙龄她的确惨,听说要被净身出户。可我查过了,她婚前名下就有三套房子了。她怎么可能真的无处可归……」

「我知道。是顾腾飞自己倒贴上去的,所以才更恶心,急于离婚。我以为嫁给了真爱,可真爱终究抵不过天降女神。」

为了顾腾飞能够好好吃饭,我把工作都辞了,每天给他按照三餐做饭。

他不回来,我就给他送到公司吃。

公公婆婆每年生日,都是我一个人在张罗安排,顾腾飞出个面就行了。

我是真的以为,顾腾飞放下了暗恋,选择了我。

可现在,楼妙龄甚至没跟他发生什么实际上的关系,顾腾飞就把婚房都倒贴上去了。

楼妙龄勾一勾手指,挤一挤眼泪,比我累死累活做三年都管用。

「你找她去啊?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我去帮你出气!」闺蜜豆豆拉着我,想帮我一把。

我摇摇头:「不用。我现在只想要干脆利落离婚。」

没想到,顾腾飞脑子不好,还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应该跟他一样恋爱脑。

他跑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满脸真诚地说:「茜茜,你大伯家的集团跟妙龄老公家有合作。现在对方一直纠缠妙龄不肯离婚,你能让你们家想想办法吗?」

6

我冷漠地看着他,觉得他是不是为了楼妙龄做了颅脑手术。

专门把他的脑子,给丢掉了。

「咱们今天来说的,是离婚协议的事情,和分割财产的事情。」

虽然顾腾飞做的事情伤害了我,也恶心到了我。

可我想要做个体面人。

他愿意吃屎,我不愿意和他亲嘴,分开离婚就好了。

但是我没想到,顾腾飞拿着勺子还想要喂我吃一口屎?

夫妻患难与共,可不是这么共的!

「离婚的事情,等解决了妙龄的危险情况以后,咱们再谈,好吗?茜茜,你以前那么善良,遇到喝醉的我,都愿意伸出援手。现在你难道忍心看妙龄挨打受苦吗?」顾腾飞满脸写着正义。

我也满脸认真地点头:「我当然可以看。你要是现在有楼妙龄挨打的现场直播,你让我坐着看走着看躺着看,我都看得了。」

对于一个出了事情,就靠在我男人肩膀,住在我婚房里面的女人。

我怎么可能会看不了她挨打呢?

同情心用在小三身上?那该看脑科的人就是我。

我拍了拍顾腾飞的肩膀,递出离婚协议书:「签了,我去申请。还得冷静期呢。我怕到时候楼妙龄的孩子,都赶不上登记出生证了。」

「我跟妙龄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茜茜,你能不能别想那么多?」顾腾飞着急地站了起来,伸手想要抱住我。

我直接一个达咩拒绝。

「还是没发生吧?我就问你,她有没有靠在你怀里?你有没有帮她擦眼泪?你们有没有一起待在晚上的房间里面?你还帮她盖被子了吧?」

顾腾飞完全惊呆了,愣愣地说不出话。

仿佛是在怀疑,我在家里面装了监视器。

可我没那么做。

我只是把顾腾飞对于女神的幻想,给说了出来而已。

这些事情,是我不小心翻到他年少轻狂写下的日记本,最浪漫的事情。

他没跟我做。

跟楼妙龄却全做了。

顾腾飞喃喃许久,才终于鼓起勇气:「如果我签了这个,你是不是就愿意帮妙龄这个忙了?」

我冷笑。

「顾腾飞,你可真伟大。」

用自己的婚姻,来帮楼妙龄离婚。

是我的爱,就那么低入尘埃吗?

懒得跟他掰扯,浪费时间。

我点头:「好,只要你签了,我去跟我大伯说。」

顾腾飞拿起笔,慢慢地写下了他的名字。

我拿着申请直接去递交,回家就去找了我大伯,没说离婚的事情,只说了楼妙龄求到了顾腾飞的面前。

我大伯直接板着脸,把我的旺仔牛奶给拿走,严肃认真的说:「她的事情,你们小夫妻怎么敢掺和?还不快把人联系方式给我删了。」

我歪着头,一脸问号地看着我大伯。

「这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既然你不明白,那我就跟你交个底。这个楼妙龄,她去澳门赌博输了三个亿……」

好大一个卧槽。

女神爱赌博,难怪豪门不敢要了。

我从发现顾腾飞有奸情开始,就心如止水的心态,一下子爆炸了。

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我的夫妻共有财产啊……」

输了爱情和婚姻可以。

可如果顾腾飞把钱给了楼妙龄……我杀了他的心都有!

7

我打电话给了顾腾飞公司的会计。

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去公司,可我从小是看着家里面管理基金长大的。

不可能对钱一点管理概念都没有。

我可以不用那些钱,我也可以等顾腾飞慢慢赚钱。

可身为女主人,我也必须知道我口袋里面有多少钱。

给曾经用两个包包收买的会计大姐打电话,我只问最近转出去多少钱了,公司账面上还有多少钱了。

会计大姐快速给我调出了账,告诉我说:「茜茜啊,转出去那些钱还不够吗?公司账面上可没多少钱能用了啊。」

「还不好说。姐,你先跟我说,总共转出来多少的账?」

「老板从公司转出去的钱,大概是 800 万。」

我听得脑壳抽抽地疼。

800 万,对我来说不算全副身家。

可听到顾腾飞已经给楼妙龄这么多钱,却还打着只是帮助的口号,我彻底服了。

果然恋爱脑的逻辑,天下无敌。

他如果承认,钱是拿去包女人了。

我都觉得他坦荡。

可现在顾腾飞说拿去「帮助」楼妙龄,那这钱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还啊。

「如果再也有转账的需求,跟我说一声。」

挂了会计电话后,我从黑名单翻出来了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你好。」

「欧阳霆。是我,沈茜。我想跟你谈一谈你前妻,跟我即将离婚的丈夫搞在一块儿的事情。」

8

「稍等我一下。」欧阳霆那边应该正在开会之类的,我听到他说会议继续,让秘书做记录的话。

接着就是脚步声,很快就听到他开口跟我说:「那也是我即将拿到离婚证的前妻。你是为了她,才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的?从那次相亲之后,这还是你第一次和我联系。」

我原本的怒火,被欧阳霆低沉带着调侃的话,被整成了恼羞成怒。

「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你现在还翻旧账有意思吗?」

当年我第一次相亲的对象,就是欧阳霆。

可他上来,就说要和我结婚,直接把我给吓傻了。

又看他拿出身体报告跟智商检测,基因分析数据……

我直接当场告辞。

回家以后跟我爸妈大闹一通,再也不许他们给我安排相亲对象。

没想到,多年以后我会抓奸到欧阳霆的头上。

「所以现在是不算旧账,算新账?」

欧阳霆声音又恢复了冷漠:「我跟楼妙龄已经提交了离婚申请,她和我并无太大的关系了。她用了你们的夫妻财产。这事情,我对你表示充分的同情。」

「就这?」我被他的语气到了。

欧阳霆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我:「气大伤肝,多喝热水。」

我明白了。

彻底明白了。

我就不能指望一个直男工作狂,懂得我的暗示。

「欧阳霆,我想要和你合作,保住我的利益不被侵害。」

我直接摊牌了:「你能互帮互助一下吗?我帮你甩掉那些纠缠不清的债务,你帮我出面做个坏人,收拾我前夫?」

「你得到的好处,比我的大。」

我当然知道,现在他已经开始跟楼妙龄走程序了。

欧阳家这样的豪门,当初肯定给楼妙龄签了婚前协议。

所以,事情办成了最大受益人肯定是我。

我正打算再给欧阳霆盘算一下,能给他公司什么好处,欧阳霆忽然说:「其实,我可以帮你。只要你嫁给我。」

如果不如欧阳锋的语气太正经,我都怀疑他是在开我的玩笑。

这么多年,这老兄怎么还是这句台词?

「我还没离婚……」我忽然觉得,这也算是诱饵。

让小三的老公帮我离婚,顾腾飞要是知道的话,那表情……肯定能让我出口气。

「我帮你。」

「那等我离婚了,再谈结婚的事情。现在,你先说一下,你能怎么帮我。」我在脱离了恋爱脑以后,完全清醒了。

什么也没有自己重要。

这个婚,必须干脆利落地离掉。

而且,是让我自己属于不败之地。

欧阳霆语气依旧非常商业化:「咱们见面详聊。」

9

等到我见到欧阳霆的时候,我发现,这家伙一点儿都没变。

帅是真的帅。

可一张嘴,就让我想要当场暴走。

「等你办完离婚协议,咱们就结婚。这是我的体检报告和资产介绍,你看一下……」

「先让我离婚完成,咱们再谈。」我可以肯定自己的态度非常真诚。

可欧阳霆一口就拒接了我。

「之前相亲,你也说回去考虑,之后你就把我拉黑了。还让长辈告诉我,咱们不合适。」欧阳霆拿出谈判的架势,把不知道啥时候起草好的结婚协议递给我。

我心底大叫,好狡猾。

他怎么知道我又打算过河拆桥。

「其实,这次结婚我势在必得。你一旦离婚,家里肯定也会催婚。到时候你会再次被安排结婚对象。有了顾腾飞的这个前夫在,你和家里面的人还会相信你自己选男人的眼光吗?」欧阳霆敲了敲桌子上的结婚协议,把协议朝我面前推了推。

「你可以看一看,结婚协议。」

生意场上的结婚协议,不就是划分清楚钱和股份的数学题吗?

我觉得欧阳霆这次来和见面,嘲讽我的意图,比合作的意图要明显得多。

生气地把协议拿起来,我瞪大眼睛。

「你要把你名下的财产,都转移到我名下?你们集团明天要破产了吗?我看起来像是接盘侠?」

欧阳霆深呼吸一口气:「沈茜,我是把全部身家都给你了。你说我看起来老奸巨猾,这是我表明娶你的诚意。

我等你大学毕业,第一次跟你求婚准备了三年。可你转头就嫁给了顾腾飞,我娶了家里安排的楼妙龄。现在证明,我不能听家里的安排,你也不适合自己找对象。

和你结婚,我除了能确保自己喜欢你,不会婚内出轨,钱随便你花。

其余的,我没有了。你愿意吗?」

「钱随便我花?」我听着欧阳霆的告白,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是懵的。

什么等我大学毕业?

我跟欧阳霆不就是在我十五岁的成人礼,他被我家里邀请,成为我的舞伴而已嘛。

从那之后,我就没见过他啊。

「对。」欧阳霆像是头疼,伸手摁着太阳穴:「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等我离婚完,我再回答你。」我咬紧牙关,才控制住自己点头的冲动。

10

顾腾飞再找我的时候,我的态度变得非常的好说话:「我打完电话了,对方拒绝了。说知道了你们的奸情,不会再放过楼妙龄。」

「沈茜,你是怎么跟欧阳霆说的?你别相信他诋毁妙龄的话,他都不算男人。妙龄出了事情他就不管妙龄了,还对妙龄家暴。」顾腾飞在电话那边气得大吼。

我看了下,敷衍的嗯嗯两声。

如果欧阳霆不是男人的话,那更好了。

不用和他睡,还能霸占他的全部财产,世界上还有比这样更好的事情吗?

老公活着,就可以开始继承他的遗产。

我感觉顾腾飞这波操作,是在帮欧阳霆助力加分。

「对了,之前我堂哥介绍你那个项目,你做得怎么样了?」

之前为了我,家里面项目很多都会介绍给顾腾飞做。

顾腾飞还以为是他自己牛逼哄哄,年少有为:「做得挺好的。就是……你哥那个项目越做越大。」

项目越大,需要追加的资金就更多。

我想到公司账单上,已经被顾腾飞搜刮干净的钱,笑了。

「那你要好好加油,这个项目可不能落下,要不然公司一整年就都白忙活了。」我跟以前一样,鼓励着他努力。

可却不再跟以前一样,一听他语气为难,就主动开口说钱的事情。

「等下。」顾腾飞终于忍不住了:「那个……茜茜,你之前不是说你的定期快到了。现在公司在追加投资,你那边方便吗?」

「方便什么?」我笑了,顾腾飞终于发现他把公司都掏空了吗?

「就是现在如果你有钱的话,我觉得你哥的项目还可以做得更好。我不想要现在轻易放弃,能不能先给我转点钱?」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脑子有病,不知道我们要离婚了吗?还借钱?想屁吃呢?

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打开微信开始发消息。

「有其他电话打进来,不小心挂断了你的电话。公司的钱全部都用完了吗?我怎么记得,前两个月你还跟我说想要转两百万给我?」

聊天录音现在可不算证据了。

微信的聊天记录,才是掌握主动权的制高点。

「我手上也没钱了,要不然我回家去跟我爸妈借钱给你?你要多少?」

顾腾飞原本还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的聊天框。

听到我要回娘家,马上就回了我消息:「不用,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男人,果然都是爱面子的。

11

我打电话给欧阳霆,嫌弃着:「你别给我送燕窝鱼翅了,没人是这么追求的。」

我看着屋子里面刚刚收到的七八盒东西,无语凝噎。

钢铁直男年轻的时候,直来直往。

一上年纪追求女性,就开始在养生的道路上狂奔吗?

现在给我送续命的人参精华,实属是太早了吧!

「那你喜欢什么?」

「我当然是喜欢你把顾腾飞的公司给收了。顾腾飞现在项目上已经没有钱了,他在我这边要不到钱的话,肯定得出去找钱。」

还有楼妙龄在,顾腾飞现在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够照顾江山美人了。

一边是公司的钱不够,一边是楼妙龄这个红颜知己。

我这个妻子,不再给他钱装逼了。

顾腾飞肯定会找外援。

以前我心疼他的面子,现在我要剥了他的皮!

「你希望我注入资金给顾腾飞的公司?」欧阳霆问我。

我笑笑:「不,资金我给。我是希望借由你的名义,把这个公司给买下来。」

这个公司从一开始,就是我跟顾腾飞熬夜定下来的事业。

都要你很好,我凭什么出钱出力帮他完成属于他的恋爱脑梦想?

人脏了,可以不要。

钱脏了,洗一洗,还是非常好用的。

「我可以给你重新开一个公司,你喜欢多大的,我都可以给你。」欧阳霆毫不犹豫地说。

我叹一声。

这就是有钱人,朴实无华的占有欲吗?

这也就是我之前不想要嫁进豪门的原因,因为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欧阳霆,你不能这样俗不可耐了。开口闭口就给我开个公司,你是想要累死我吗?我是要靠着自己,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你懂吗?」

「我不懂。」欧阳霆理不直气也壮。

「那我要这个,我只要这个,没有任何理由就是想要,现在你懂了吗?」我决定不跟他逼赖赖,直接干脆开口说的:「你给不给我!」

欧阳霆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几分钟,才开口说:「我没办法拒绝你。」

一个星期以后,我从堂哥那边打听出来的消息。

顾腾飞接了个新项目,对于项目的力度投入了很多。

因为多了个大项目,我又不再给他钱了,他只能努力工作。

楼妙龄那边没办法抓住他薅羊毛,对我的小动作不停。

我收到了楼妙龄给我发过来的好几次道歉短信,都非常的精彩。

「对不起,沈茜,我不知道我跟顾腾飞接触会让你这么生气,我以为同为女人你会体谅我。」

「沈茜,顾腾飞照顾我,我只是感激他,才去医院照顾他的。你不要因为我,就不去医院看顾腾飞,可以吗?」

「顾腾飞好几次都在我面前说起你,你难道不心疼他吗?看着他身上的淤青,我实在是心疼他承担那么多……」

我直接呵呵。

用着红颜知己的身份,花了属于我的钱,现在楼妙龄还发这些暧昧短信给我。

看了他身上的淤青?那就说明顾腾飞脱衣服了。

同为女人,我只想要让楼妙龄滚远点,对她一点同情也没有。

所以在能领离婚证的当天,我给楼妙龄发消息。

「那么想谈,就谈吧。希尔顿酒店下午一点。」把消息给发出去,我蹲在家里吃着老母亲给我炖的补汤。

我妈看我拿着手机笑出声,问我说:「你最近咋回事?整天吃补品把你吃得跟煮熟的螃蟹一样,红彤彤的。」

我伸手摸了摸脸,啃着欧阳霆让人送过来的新西兰大苹果,嘿嘿笑说:「我得对自己好一点啊。而且,我还年轻,说不定啥时候养好身体,就能生个孩子了。」

嫁给顾腾飞这么多年,他一直说等公司稳定了,再生孩子。

现在要离婚了,那我自己想要怎么生,就能怎么生。

「生孩子好啊。顾腾飞打电话跟我说了,说你最近在跟他闹脾气。

既然你当初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他,那就好好跟他过日子。

听说最近他的公司不错。

你也盯着点,别跟以前一样,只知道在家里头等他。

女人要是在公司没话语权了,慢慢地在家里也就没了话语权……」

以前要是我妈跟我说这些,我会觉得她的话太啰唆。

可现在我忍不住在老母亲的脸颊上,啪唧亲了一口:「妈,我当然会掌握主动权了。」

顾腾飞这个男人当然是不要的,不过离婚的事情就没必要跟她说了。

我怕我她知道了楼妙龄的事情,会拿着四十米的长刀去剁了顾腾飞。

12

到公司的时候,顾腾飞正焦头烂额。

「老板,这个文件今天必须转账了,还有这个……」

「顾腾飞,你忘了今天我们要去领离婚证的吗?」我靠在办公室门口,凉凉的说。

顾腾飞愣了一下,秘书马上非常聪明的转身走人。

「什么离婚证?」顾腾飞看着我的表情,很精彩。

我笑了:「咱们两个人的离婚证,今天可以去领取了。」

「媳妇,之前咱们不是说好冷静冷静吗?」顾腾飞走过来,想要把我拉到办公室里面。

我直接一个达咩,拒绝他碰我。

顾腾飞看我就是保持微笑,却不肯关门,像是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对我一个多月不回家,都以为我在耍脾气,所以电话也没有一个。

我呵呵一笑:「走,现在就去。」

顾腾飞急了。

「媳妇,我说过了,我跟妙龄是清白的。

房子给她,只是因为我帮她一个忙而已。

你知不知道妙龄的前夫,是怎么对她的?要是我的话,妙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你以前明明是那么善良一个人,为什么你就不能同情一下妙龄呢?」顾腾飞满脸写了不明白。

这些理由说出来的时候,他还用一脸失望的表情看着我。

「因为我不同情她啊。这不就是理由了吗?离婚吧,你去好好照顾她。」

我敲了敲手机,提醒说:「九点就可以开始办理离婚手续了,走吧。」

「我不离婚。」顾腾飞直接回到办公椅上坐下来。

我就知道,恋爱脑很难清醒。

除非像是我这样幡然醒悟,遇见人渣,自己打通任督二脉。

要不然,他这种症状严重的,就只会想要享受齐人之福。

「离婚。要不然的话,我会用家族的股份,让我堂哥直接撤销你公司的项目。

这个项目现在公司已经投入了所有了吧?一旦我哥撤销,他可以用违约金来赔。

你却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甚至公司还会直接破产。

到时候,你就真的帮不了楼妙龄了。」我叉着腰,非常优雅从容地拿出文件。

顾腾飞看到公司,刚刚接手的新项目上面,法定代表人是我。

整个人的表情……就很精彩。

惊讶,不信,羞愧,接着就是愤怒。

「你为什么要把公司掏空?为了离婚,你已经不择手段了吗?」顾腾飞气得跳脚。

「不不不,请你看清楚。」我笑得奸诈:「我这个项目是非常合法的。掏空了公司钱的人,是你。你喜欢帮楼妙龄,就全力去帮助她吧。公司,是我的了。」

顾腾飞被我气疯了,到处拿东西乱砸泄愤。

看他发红着双眼瞪着我,我都怀疑他要咬我了。

结果他没有。

他坚持说我冤枉了他,误会了楼妙龄,迟早我会发现,我才是那个大错特错的人。

我耸耸肩:「你要是没钱,就真的没办法去帮助楼妙龄了,到时候希望你跟她能好好共患难。」

顾腾飞骂我:「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那么龌龊,沈茜,你现在是在用我的事业来威胁我吗?你怎么那么无理取闹呢。

我在外面努力的时候,你在家里面做全职太太。

你想过我的辛苦吗?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累?

连妙龄都能够体谅我创业,你现在用我的事业来威胁我。

好,离婚就离婚。

我告诉你。我们夫妻居然走到这样的地步,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打开门,就是为了让顾腾飞难看。

快刀斩乱麻。

激怒他是离婚最快的办法。

13

很快离婚手续就办完了。

我看着小本本非常的满意。

「你会后悔的,到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回头求我。」

我呵呵笑:「好,到时候我绝对不会跪下来求你。」

「她不会有机会后悔的。」欧阳霆不知道啥时候来的,正在民政局门口等等我。

话才说完,迈巴赫的后备箱直接打开,满车子的蓝色妖姬散发出了金钱的气息。

「哇,纯正的蓝色妖姬耶。」旁边有小女生直接喊出来。

「土豪,好想跟他做朋友。希望等我离婚的时候,也有土豪这样出来为我庆祝单身……」

我看到小情侣们,都用复杂又期待的眼神看向我们。

这种尴尬又狗血的剧情,让我尴尬的差点用脚趾抠出三房一厅。

顾腾飞的眼神在我跟欧阳霆身上转来转去,直到欧阳霆走过来,给我递过来一个保温瓶:「今天刚刚炖好的燕窝,吃吧。」

「沈茜,你居然出轨?你不要脸。」顾腾飞气得要冲上来。

不过被欧阳霆的保镖控制住了。

看着他这被刺激得发狂的样子,我心里倍儿爽。

我曾经吃过的酸甜苦辣,现在也轮他来吃一次了。

「准备好了吗?」我问欧阳霆。

欧阳霆点头,从秘书手上接过来平板递给我,我打开摄像头就看到了包下的酒店房间里面,热闹非凡。

旁边的顾腾飞还在骂骂咧咧,我打算把平板递给他。

这种精彩的戏码,其实我恨不能投影到广场显示器上看,可这不太合适。

我只能可惜地叹了一声。

看着酒店里面精彩的监控画面,我把平板递给还在不断叫嚣的沈腾。

「看吧。」

用那双被糊了狗屎的眼睛,好好看清楚全力帮助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

沈腾满脸愤怒地瞪着我,直到我把平板怼到他脸上。

他才终于注意到视频里面是他心心念念纯洁无瑕,可怜无助的女神。

「我会带妙龄走的……」

「放屁,妙龄一直跟我联系,我们说好之后会结婚的。」

「妙龄,我已经转给你三千万了,你答应我会跟我回家见父母……」

大屏幕上,楼妙龄在酒店房间里面被四五个男人围在中间。

那些男人先是争执,接着就是破口大骂,到最后动手。

那些男人终于爆发了:「妙龄,难道你真的为了骗我的钱,才跟我联系的吗?」

「你说话啊……我把我爸的房子都卖了,收到你的短信就来找你。你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男人……」

顾腾飞傻傻地看着屏幕:「这是……怎么回事?妙龄……妙龄说她一出事就找我了,她谁也不敢相信,她只相信我能帮助她……」

我走上去,拍了拍顾腾飞的肩膀:「楼妙龄要了你多少钱?几百万吧?啧啧啧,比起这些人,你还算付出得少的。这样的你,离了婚的你,拿什么竞争过这些男人?」

欧阳霆在旁边,帮我补刀:「楼妙龄很久以前就有赌瘾了。

刚结婚,我就发现了,所以马上和她进入了离婚程序。这么长的时间,你是被她骗得最少的一个……」

「幸亏你没什么钱。」我补充了一句。

对比起其他被楼妙龄找上的男人,沈腾真的只能算是小虾米。

我语气里面的嘲讽,简直是毫不掩饰。

顾腾飞被保镖放开了,看着楼妙龄被几个男人围着,最后哭着跑出酒店的画面。

「你可以等一下,楼妙龄马上就来。」欧阳霆对着顾腾飞说:「如果你们马上结婚,也不会耽误时间。」

我看着狡诈如同老狐狸的欧阳霆,感觉他是真的全身心都很期待,顾腾飞跟楼妙龄结婚啊。

看着完全傻了眼的顾腾飞,我只觉得可悲。

送上了自己的全部,来弥补女生的赌债,却发现自己只是一颗小石子。

14

「咱们走吧……」我对欧阳霆说。

「媳妇,老婆你别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顾腾飞扑过来要抱住我,被欧阳霆直接挡开。

就在这时候楼妙龄被带了过来,一看到欧阳霆,就马上跑了过来。

「啊霆,呜呜,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出门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吧……」

楼妙龄根本没看,被她撞开的人是顾腾飞,抱住欧阳霆的大腿就开始哭。

「家暴?迫害?楼妙龄,你是想要收律师函吗?」欧阳霆直接把人推开,保镖马上上前把她给拉走。

「没有,啊霆,你没有打我。都是外面的人在乱说,呜呜你不要和我离婚,我真的很需要你……」楼妙龄表演到一半的时候,终于发现我在旁边了。

她吓了一跳,接着朝着旁边看过去,就看到满脸发青的顾腾飞。

而刚才在酒店里面的那些男人,也被欧阳霆的人带过来了。

他们清楚地听到了楼妙龄的话,我差点就掏出口袋里面的瓜子开始磕起来了。

不过很可惜,欧阳霆不给我这个机会:「我跟她已经离婚很久了。

你们谁愿意做接盘侠,请。

毕竟,我也打算再婚了。」

然后拉着我上车。

15

我跟欧阳霆结婚了,他把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了我的名下。

我爸妈对顾腾飞失望透顶,也默许了我的快速再婚。

从那之后,我只知道顾腾飞破产去国外了。

至于楼妙龄,据说彻底开始做交际花,到处坑钱还赌债。

而我,努力在「沈总」的经商路上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再也不要做恋爱脑的傻女人了。

THE END
点赞4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