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宿管阿姨摆烂了

我妈作为⼀个男寝宿管阿姨摆烂了,抛下自己的⼯作让我上。

结果我刚代班了⼀天,就赶上了宿舍停电。

我听着男寝群里有⼈撕心裂肺地喊:「阿姨,停电,怕怕!」

我缩在角落里,带着哭腔给他们回了⼀条:「别说了,阿姨比你们更怕。」

1

我爹预约了⼀套马尔代夫蜜月俩⼈⾏,打算和我妈⼀起去马尔代夫,补过他们的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

作为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对我爹只不过是推迟几个会议的事。

但是我妈就不⼀样了,她作为⼤学男寝的宿管阿姨,平常都是白班夜班来回倒的。

更何况就只有两个宿管阿姨,她实在抽不开身。

正为难之际,我妈的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刚顺利毕业,在家摆烂的我,拿着鸡腿的手狠狠地抖了⼀下,

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指了指我:「让闺女替我几天不就好了。」

我内心狂喜,表面扭捏皱眉:「不好吧,我替你去值班算怎么回事啊?」

我爹嫌弃道:「扭得跟个麻花成精了似的,你就去替你妈⼀个礼拜,又不能少块肉。」

我是不能少,但是那些男⼤⽣会不会少,我就不晓得了……

吸溜。

我妈再接再厉道:「更何况当初我接这个⼯作,也是为了你以后的男朋友着想。正好你现在过去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像你这么⼤的时候,都怀上你哥了。」

我撇撇嘴。

你们俩清高,你们俩了不起。你们俩青梅竹马,从高中就开始谈恋爱,还不影响成绩。

我勉为其难地犹豫了几秒,继而点点头:「那好吧,那你俩回来记得给我带好吃的。」

「吃吃吃,胖死你。」我爹翻了个白眼。

我:微笑.jpg。

这个家我真是⼀秒都待不下去了。

就这样,⼤学毕业的第二天,我又回到了母校。

以男寝宿管阿姨的身份。

2

为了更符合我宿管阿姨的身份,我特意淘了⼀件我姥都不穿的花衬衫给自己套上。

我对着镜子照了照,对自己满意地点点头。

看着果真沉稳不少。

我抓了⼀把椒盐味的瓜子,⼀边嗑,⼀边给我闺蜜陈冉录了个视频。

陈冉几乎秒回我,声音怒吼穿出听筒:「⼤梨子,你背着我去哪儿了?!」

我勾了勾唇角,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定位给她发了过去。

「来吧,朕带你看看朕的后宫。」

「十分钟,立马到位!」

陈冉来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快。

我替她打开门,又给她倒了⼀小捧瓜子,然后我们俩⼀⼈拿⼀张椅子,坐在那里看着男⼤⽣来来往往。

「你说他们都是哪个系的啊,为什么咱们系就没有这么帅的?」陈冉⼀边吐瓜子皮,⼀边嫌弃道,「早知道咱们系没有帅哥,我当时就应该转系。」

「这话你说了四年了,也没见你转。」

「还不是我家老头儿不让。」她撇嘴。

我翻了个白眼,余光扫到门口⼀个拿外卖的身影时顿住。

我把瓜子扔到桌子上,激动地疯狂摇她:「宝儿,你快看门口那个,屁股真的好翘啊!你快看!」

她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反响平平:「也就⼀般吧。」

我啧了⼀声:「你是不是看错了,我说的是那个穿黑 T 恤的那个。啊,走掉了……」

我有点惋惜,还没来得及看到他正脸呢。

正当我长吁短叹时,男寝门口突然传来⼀阵骚动。

我听到⼀个女声气急败坏地说:「我真是看走眼了!!」

我和陈冉面面相觑。

愣了几秒,我小声道:「这种情况,⽤不⽤我出去啊?」

陈冉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去吧。需不需要都是次要的,主要我也间接吃个瓜。」

我:6。

不愧是我的好龟龟,真的会谢。

我硬着头皮走了出去,躲在寝室门口的柱子后面偷瞄。

不看不要紧,⼀看吓⼀跳,

这不是我刚才垂涎的翘臀帅哥吗?

他依旧背对着我,但我这双慧眼可以凭臀识⼈!

他面前站着⼀个娇小的女孩子,女孩子声音中都掺了些哭腔:「怎么可以这样啊!真是个渣男!」

我心碎了。

刚看上⼀个帅哥,结果竟然是个渣男。

我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全然没有意识到帅哥路过我旁边时,看傻子⼀样的眼神。

3

陈冉只是短暂地待了⼀小会儿,没多久就走了。

我又开始了自己无聊追剧写小说,放松时看男⼤⽣养眼的状态。

没等我惬意几秒,⼀个穿着干净白 T 的少年,面色苍白,慌慌张张地跑了下来,然后使劲儿拍打我的窗户。

「阿姨阿姨不好了。」

我不满地眯了眯眼。

是,我承认穿我姥的花衬衫的时候,是想变得成熟⼀点,但是真的叫我阿姨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也才刚刚⼤学毕业,况且我对自己的颜值也是蛮有自信的,怎么就成阿姨了?!

我不情不愿地打开窗户:「咋啦。」

「老,老鼠,我们宿舍有老鼠,阿姨你快来看看啊,快来帮帮忙啊!」

我茫然了几秒,脸色瞬间变得和他⼀样。

和我说干吗呀,我也怕啊!

我妈胆子那么小的⼈,平常都在经历这些吗?!

那男⽣看我愣在那里没动,直接快步走了进来,⼀手帮我拿着扫帚和簸箕,另⼀只手拽住我的手腕把我往外带:「阿姨,别愣了,⼈命关天啊!」

我被他强⾏拽上楼梯,去了他的宿舍。

「阿姨,就在那里!」

我跟着他的脚步⼀起进到寝室。

嚯,真是壮硕的肉——

好⼤的耗子。

我的脸颊微微发烫:「你们怎么都不穿衣服啊……」

拉着我上来的男孩抓了抓头发,滔滔不绝地说:「我们正健身呢,突然就蹿出来个耗子,我们哪有时间穿衣服啊?这就是琛哥不在,不然的话也不会让阿姨你上来。」

另两个在寝室的少年看见我,先是愣了几秒,随后开始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其中⼀个怒吼:「陈楚,睁⼤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哪是阿姨啊?!」

4

男孩放开我的手腕,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找眼镜,戴上之后,看见我跟看见鬼⼀样:「你是谁啊?我阿姨呢?!」

我小心翼翼地措辞:「有没有⼀种可能,就是你们阿姨请假了,我是代班的。」

「代班?现在代班阿姨都已经这么年轻了吗?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帮我们把老鼠赶出去啊?」

「陈楚,你让⼀个小姑娘帮你赶老鼠,你是⼈吗?」

「那你俩来啊!」

我拿着扫帚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还不忘嫌弃他们:「我说你们三个⼤男⼈,至于被老鼠吓成这个样子嘛。」

「你不怕吗?!」陈楚躲在床上缩着脚和我嘴硬,「你今天要是把老鼠赶出去,我叫你妈!」

我的胜负欲⼀下被激发出来:「这可是你说的。」

我撸起自己的袖子,开始专心致志地找老鼠在哪儿。

「在那儿!」

陈楚指了⼀个⽅向,喊得撕心裂肺。

我成功看到,眼疾手快地将它倒进了簸箕里,然后顺着寝室走廊尽头没⼈的窗户扔了出去。

做完这⼀切,我慢慢悠悠地回到他们寝室门口,故作帅气地双手抱臂,冲着那个叫陈楚的少年挑了下眉梢:「该你了。」

他没有反应过来,问了⼀句:「什么?」

我啧了⼀声:「叫⼈啊,你该不会想耍赖吧?」

他呆住了。

另外两个少年也在各自的床上,探了个头看向他,劝道:「我看楚子你还是赶紧老实叫⼈吧。毕竟是⼈家小姑娘帮咱们把耗子处理掉的。」

「可是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他欲言又止地看了另两个室友⼀眼,另外两⼈耸了耸肩膀,不约而同地缩回脑袋。

陈楚抬头看了我⼀眼,表情看起来有些不情愿。

我掏了掏耳朵:「赶紧的,叫完之后我要继续下楼值班了。」

他张了张嘴,脱口而出喊了⼀句:「爹。」

「诶——嗯?」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点头:「⾏吧,叫爹也⾏,都差不多。这种时候占便宜谁还分性别啊……」

「呵。」

我身后突然传来⼀声轻笑。

我吓得后背立马起了⼀层冷汗,直接跳到⼀边。

站在身后的不是别⼈,正是我中午看见的那个翘臀帅哥。

帅哥⼀双黑眸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吐出⼀句话:「让我看看是谁和我抢儿子?」

我:?

6

我愣在⼀旁。

陈楚⼀个飞扑飞到翘臀帅哥的身上,号啕道:「爹,你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那耗子有多吓⼈!它怎么能那么肥啊?!吃激素长⼤的吧?!」

帅哥皱着眉:「又有老鼠?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们吃完的外卖盒记得按时扔,还要你们买老鼠药吗?」

陈楚扭了扭:「哎呀,我们最近这么忙,不是忘了嘛……」

我看着他扭来扭去,⼀阵恶寒地抖落⼀身鸡皮疙瘩。

翘臀帅哥注意到我的小动作,刚要和我说什么,就被陈楚打断:「爹,就是这个代班阿——呃,姐姐帮我们把老鼠赶出去的。」

我看着帅哥挑了下眉梢,问道:「你赶出去的?」

我的⼀颗心脏扑通狂跳,表面波澜不惊又酷又镇定地微微点头:「嗯。」

「你把老鼠扔哪儿了?」

我指了指门外:「顺着走廊的窗户扔出去了。」

帅哥的身形⼀顿,眼睛微微眯起,啧了⼀声:「原来是你。」

我的脑海不合时宜地突然想起了甄嬛传里,⼤橘知道那两句诗出自甄嬛之口时的模样。

正当我疯狂在脑海中检索自己到底是从哪里见过这个帅哥,留下什么印象时,我又听到他幽幽开口——

「就因为你把耗子扔出去,正好掉在我要送的花上,收花的小姑娘吓得直接晕过去了。」

我:?

怎么和我想象中的展开不⼤⼀样?

而且他中午的时候不是刚被甩吗?这个渣男!

「呃……」我有些心虚。

他微微⼀笑:「给我造成这么⼤的损失,你要怎么负责?」

我看着他的帅脸,有些意乱情迷,脑子里想起了很多不该想的想法、

他这么问我,是希望我怎么回答?

作为⼀个小说写手,他的下⼀句话不会是「不如你把自己赔给我吧」?

不好吧,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正当我想着,陈楚突然来了⼀句:「你在扭什么啊?」

我瞬间收回思绪,瞟了⼀眼帅哥,发现他正⼀眨不眨地看着我,漆黑的瞳仁似笑非笑,唇角微微翘起⼀个小小的弧度。

⼀想到刚才自己的糗样被他看见,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

「呃,」我吞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问,「你想我怎么赔啊?」

他笑得光风霁月,说话却毫不留情:「买花⼀共是两百五十九,我给你抹个零,你就给我二百五吧。微信还是支付宝?花呗也可以。」

我:?

和我想的完全不⼀样。

7

在帅哥的温声催促下,我极不情愿地拿出自己的手机。

期间我还试图挣扎⼀下:「可是你想想,这毕竟是你们寝室的老鼠啊,我是为你们寝室抓的老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帅哥敷衍地点点头:「嗯,扫码吧。」

「……」

啧,⼀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怪不得⼀直被分手,

呸,渣男。

扫完码,付了钱。

我苦着⼀张脸离开了他们的寝室。

不过这次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最起码我知道了帅哥的名字。

原来他叫顾琛。

呵,听着就不像什么好⼈的名字。

我准备在下本书把他写成我的男配,苦苦追求女主而得不到,抱憾终身然后凄惨离世。

这么想想,我的心里终于舒坦了。

我重新回到我的楼下小窝,准备物色物色其他的男⼤⽣。

也不知道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转眼已是傍晚。

我给自己泡了⼀碗香辣牛肉⽅便面,拿出自己的平板,打开某个视频软件开始看蜡笔小新。

正惬意着,我的手机突然亮了⼀下。

以为是有消息,我悠悠拿起手机打算查看。

然而就在此时,房间的灯啪地⼀下灭了,房间顿时陷入漆黑⼀片。

我拿着手机的手⼀抖,⼀些看过的恐怖片碎片争先恐后地灌入我的脑海中。

除了手机和平板散发的羸弱的光以外,没有⼀丝光源。

我后背起了⼀层冷汗,赶忙借着手机上自带手电筒的光爬到床上,⽤小被子将自己裹紧。

手机突然响了⼀声,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

凭着我多年看文的经验,有⼀瞬间我以为自己进入了无限流的恐怖游戏里。

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

我被吵得脑仁疼,没办法,只得拿起来看⼀眼,到底是谁在给我发消息。

打开看了⼀眼,我茫然了几秒。

是⼀个我完全没有印象的微信群。

我谨慎地扫了⼀眼群名,上面写着「南校区⼀号楼男寝」。

拉我进群的⼈,是已经身在马尔代夫的我亲爱的母亲。

我十分感动,正打算和我的母亲说⼀下我今天的凄惨处境的时候,却看到她退群的消息。

我:墙沿欢笑.jpg。

只是去马尔代夫玩⼀段时间,又不是不回来了,怎么就退群了?难不成是想要我女承母业吗?可⼯资绑的银⾏卡又不是我的!

想哭。

群还在不停地振动着,各个男⼤⽣都在不停地刷语音和表情包。

我无奈,随即选择了其中⼀条。

「阿姨!宿舍停电啦!没有电啦!」

我被这中气十足的鬼哭狼嚎吓得虎躯⼀震,手⼀抖,手机直接掉到床上。

语音自动往下播放:

「阿姨!宿舍黑黑,怕怕!」

「妈!没电了!」

「阿姨,电停停,孩子怕怕!」

恐惧被无语冲淡。

我哆哆嗦嗦地重新拿起手机,抿了抿唇,带着哭腔也按了⼀条语音出去:「别说了,阿姨比你们还害怕!」

⼀条语音激起千层浪。

原本哀号遍布的微信群画风突转——

「嗯?妹妹?姐姐?」

「这声音听起来好像不是阿姨啊。」

「说起来今天下午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个长得漂亮的小姑娘,不会是咱们新来的宿管阿姨吧?」

「小姐姐不⽤怕,我们 302 寝室的⼤门永远为你敞开!」

「他们 302 有臭袜子,小姐姐来我们 401 寝,我们寝室空气清新且可当陪聊。」

「小姐姐,要不要我们下楼去找你聊聊天啊?你自己会不会害怕啊?」

我:……

虽然这些男⼤⽣很贴心,但我怎么突然有⼀种自己羊入虎口的感觉?

我在脑海里脑补了 n+画面。

我设置了消息免打扰,狠狠地按灭了屏幕。

在黑暗中,除了视觉以外,其他的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

我紧紧地抱住自己。

现在我是真的想哭了。

咚咚咚。

宿管房间的门被敲响。

我脑子里还满满都是刚才那些 18 禁,听到敲门声,我直接裹紧了小被子,带着哭腔朝门口喊:「别敲了,里面没⼈!」

敲门声果然停了。

没隔几秒,我听到顾琛无奈的声音:「是我。」

8

当我回到顾琛他们宿舍的时候,整个⼈还处在⼀个相当蒙圈的状态。

他们寝室里有蜡烛,虽然不是特别亮,但好歹基础照明是没有问题的。

顾琛把他椅子拿给我,放到了寝室正中间,我就围在他们四个⼈之间,双手放在膝盖上,格外拘谨。

陈楚得意扬扬地对我说道:「小姐姐,感谢我吧,要不是我求琛哥下去接你,你那值班室现在就该被那帮臭不要脸的狼崽子围得水泄不通了。」

「是是是。我谢谢你。」

相比于其他男⽣,确实是⼀起抓老鼠的情分叫我更放心。

之前扑通乱跳的心脏平缓下来,我松了⼀口气。

我⽤余光瞥了⼀眼,顾琛把椅子给我以后,我还以为他会回床上躺着,没想到他只是⼀条腿微勾地倚着桌子,肩膀懒洋洋地放松着,手中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啧,撩⼈的渣男。

陈楚问:「你看什么呢?」

我努努嘴,⼤剌剌地看向顾琛,对他说:「谢谢啊。」 

顾琛嗯了⼀声,懒洋洋地勾着腿,倚着桌子开始玩手机。

渣男还蛮撩⼈的。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

寝室沉默片刻,陈楚又问道:「所以小姐姐,你真是我们寝室楼的宿管员吗?」

我将自己老母亲老父亲是如何抛弃我,去马尔代夫过两⼈世界的事情和盘托出。

陈楚听完脱口而出道:「那你还真是个怨种啊!」

我:……

微笑.jpg。

真烦⼈!

陈楚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死亡微笑,还⼀个劲儿地问我⼀堆有的没的。

我回答完后,摊了摊手:「实不相瞒,你这问东问西的,总给我⼀种,下⼀秒就要给我介绍相亲对象的错觉。」

陈楚向后仰了过去,长叹⼀口气:「诶呀,我这不是太无聊了嘛!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

另⼀个室友问:「⼤黑天的,能玩什么啊?而且网又不好,连组队打游戏都不⾏。」

陈楚转了转眼睛:「不如,玩真心话⼤冒险吧?正好之前的啤酒瓶还有几个没扔。」

我惊了:「你们还在寝室喝酒?!」

陈楚:「卧槽,忘了你现在是宿管阿姨了!」

我俩⼤眼瞪小眼地等了⼀会儿。

最后我先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我也只是个代理,就不管这个了。」

陈楚嘿嘿笑了两声,迫不及待地去拿了酒瓶子。

另外两个室友围了过来,陈楚又对顾琛喊道:「琛哥,来啊,⼀起玩啊。」

顾琛刚要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声。

他点了几下,小姑娘娇软的声音外放出来:「你干吗呢?我们寝室这边停电了,你送我回校外住处好不好?我在寝室实在是太无聊了。」

女孩的声音我听起来有些熟悉,我仔细地回想了⼀番,惊觉道——

这不是我今天在门口遇到,哭着骂顾琛渣男的那个小姑娘的声音吗?

这就和好了?!

手机又响了⼀声,小姑娘委屈巴巴:「诶呀,我真的太无聊了,你就送我过去吧。我保证不把你家弄乱,真的。」

我的脑子乱糟糟的,只听到了⼀个「你家」。

蛙趣,这么刺激的吗?

9

顾琛叹了⼀口气,锁了手机,开始穿外套。

陈楚和另外两个室友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陈楚头也没抬地问了⼀句:「去找她啊?」

顾琛淡淡地应了⼀声:「嗯。」

「也是,现在这种情况,她肯定也需要你,你就陪她回去吧。」

我缓缓举起左手,看着顾琛,慢吞吞地问:「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下顾琛,你今天送花的那个女⽣,和打电话的女⽣,是同⼀个⼈吗?」

顾琛回答得飞快:「不是。」

我翻了⼀个白眼,低着头小声地咕哝⼀句:「呸,脚踩两条船的渣男……」

顾琛穿衣服的声音⼀顿。

虽然我没有抬头,却能感觉到两道看向我的视线。

我突然有些紧张,是我的错觉吗,不会是顾辰刚才听到我说什么了吧?我刚才的声音挺小的,这货耳朵应该没那么灵敏吧?

陈楚坐在我旁边,⼤声地问了⼀句:「你刚才说什么?」

我放下心来。

陈楚离我这么近都没有听见,顾琛肯定听不见。

「玩什么真心话⼤冒险,你们几个打扑克吧。」

顾琛走了过来,将⼀寸扑克塞进陈楚的手中。他正好站在我和陈楚之间,夹克衫擦过我的肩膀,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凛冽的皂香。

也不知道是什么香皂,好想问问牌子哦。

陈楚不开心地撇撇嘴:「不是吧,琛哥。难得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八卦⼀下小姐姐呢。」

我刚想自恋地告诉他不要迷恋姐时,又听到他补出后半句话:「等熟了以后,咱们寝室再有耗子也好办了呀!」

我:……我果然不应该对这个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直男抱有任何幻想。

「玩扑克。」顾琛又淡淡地重复了⼀遍。

陈楚悻悻:「知道了……」

等顾琛走后,我小声问陈楚:「你们怎么好像很怕他似的?」

陈楚耸了耸肩膀,⼀边洗牌⼀边说:「别说是我们几个,你就问问这栋楼里,有谁不害怕我琛哥。」

另两⼈疯狂点头。

其中⼀个⼈说道:「你是不是没看看群,你看⼀眼就知道琛哥在我们寝室楼的地位了。」

我狐疑地⼀只手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了宿舍群。另⼀只手还在抓牌。

陈楚滔滔不绝地和我叭叭:「琛哥刚入学的时候,直接凭借帅气的脸庞连占表白墙七天。

「之前有别的男寝来我们寝室楼找另⼀个寝室闹事,因为吵到琛哥睡觉,直接被琛哥海扁。

「当时琛哥⼀个打五个,在我们寝室楼正式出名,至此没⼈敢惹他。尤其是在琛哥睡觉的时候。」

我顺口问了⼀句:「那当时闹事时,你们的宿管阿姨在做什么啊?」

「你说之前的阿姨吗?她抓了⼀把瓜子看热闹。」

……

果然是我妈的做事风格。

「不过那个阿姨好像是来咱们寝室楼找阿姨聊天的吧?」⼀个室友说道。

「是吗?我没印象了,我当时注意力都在琛哥潇洒的身法上。」

群上面还停留在顾琛发的消息上。

「我的⼈,闭嘴。」

哟呵,还挺霸总的。

我的少女心被击中。

这种任谁都得心跳快几分吧?!

不过我很快就找回了理智,渣男不配让我为他动心。

我撇了⼀个王炸出去:「放那儿别动,看我不炸死你。」

「我去,这才刚第二轮,你四个二炸我两个三合适吗?」

「别管,我牌硬。俩王要吗?」

其他三⼈摇摇头。

「飞机,我赢了,你洗牌。」

我十分畅快地把自己的牌甩了出去。

「我去,你这是什么手气啊!」陈楚极不情愿地把自己的⼀⼤把牌扔进牌堆里。

我继续和他们闲聊:「可是他这么说完,要是他女朋友知道后⽣气怎么办啊?」

「女朋友?」陈楚愣了⼀下,「琛哥没有女朋友啊。」

听他这么说,我也蒙了:「可是刚才那个女⽣,不是要去他家住吗?不是女朋友——」

我的话音戛然而止,脑子里想到了什么,陡然睁⼤了眼睛:「难不成——啧,你们还年轻,你们要注意身体啊。可不能瞎玩,都把身体搞垮了。」

另外两个室友都开始剧烈地咳嗽,只有陈楚⼀脸莫名:「你说什么呢?刚才那个女孩是我们琛哥的妹妹。她今天失恋了,心情不好。」

我目瞪口呆,连声音都变了调:「妹妹?!」

10

我茫然了几秒。

所以白天的那句渣男,说的是那个女孩的男朋友?

我又赶忙问:「那他今天晚上送花呢?」

「哦,那是琛哥的兼职。他在学校花店兼职跑腿。

「就因为琛哥,学校花店的⽣意都变好了。

「各种小姑娘都想叫琛哥给她们送花,但是也奇了,到现在琛哥还是个母胎 solo,和我⼀样。抓牌。」

心里开始放烟花。

我头也不抬地回答:「你为什么单身我知道,但是他为什么也单身啊?」

陈楚:?

「不⼤清楚,不过琛哥的心里好像⼀直有个白月光吧?」

完了,烟花被水浇灭了。

「对,我记得之前有⼀次,我在琛哥旁边无意路过的时候,看到他手机屏幕上是⼀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当时琛哥那个眼神,啧,相当温柔了。」

烟花不仅被浇灭,还在水里被反复鞭尸。

我叹了⼀口气,算了可能我与帅哥并无缘分吧。

玩了⼀会儿斗地主,来电了,我和他们道别,又重新回了自己的宿管室。

看了⼀眼时间,还没到封寝的时候。

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顾琛的那张脸。

我迅速掏出手机,给陈冉发了条消息:「冉酱,组织上有件事想问你。」

陈冉:「?你每次这么叫我都没好事。有话说,有屁放,赶紧的。」

「我好像对⼀个男⼤⽣⼀见钟情了,但难搞的是男⼤⽣有个白月光。」

「你今天说的那个翘臀帅哥?」

「嗯,怎么办啊?我听他室友的形容,他的白月光穿着白色连衣裙,⼀看就是清纯挂的。」

「那我还是劝你放弃吧,就你那个妖艳长相,跟祸国殃民的苏妲己似的,你自己觉得和清纯沾边吗?」

我放下手机,沉默了⼀会儿,我又不死心地问:「万⼀他被白月光伤得精神失常,从此就喜欢我这款的呢?」

陈冉:「我给你总结以下六点……」

呵,女⼈。

我撇撇嘴,放下手机开始放空自己。

不然就把顾琛当作我下本书的男主吧,我当女主,再写⼀堆肉。

现实得不到,我还不能做做梦吗?

说干就干,我撸起袖子,从床上坐起来,走到桌前开始码字。

我码字速度很快,没⼀会儿就写完了三小节。

写完之后,我检查了⼀遍,十分满意地点了发送。

粉丝们来得倒快,发文才过了十分钟,评论就破百了。

「哇,不够看啊!梨子赶紧更新啊!!」

「梨子,我和你在⼀个省,我劝你今天更完,不然我就要去找你了!」

……

看着她们的评论,我勾了下唇角,心情⼤好地继续码字。

手机闹钟突然响起,已经到了关寝的时间了。

我关掉闹钟,拿着锁走出去,刚要锁门,却看到顾琛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

你别说,知道他不是渣男之后,我现在自带⼀层滤镜,感觉他看起来更帅了。

我吞了下口水,催促道:「你快点,已经到点了,我要锁门了。」

顾琛抬眸看向我,勾了下唇,挑衅似的停住脚步。

我:?

虽然不理解,但我总觉得他在⽣气。

拜托,我可是刚经过⼀次心灵上的失恋,真要是说⽣气的话,那也应该是我⽣气吧?

我翻了个白眼,双手抱臂:「你进不进来?」

他继续站在那里。

我窜起⼀股无名邪火,直接将寝室⼤门锁上,然后留给他⼀个潇洒的背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回到宿管室,我屁股还没挨到凳子,就感受到窗户那里吹进⼀股强风,紧接着⼀个黑影闪了进来。

有小偷!

我刚要⼤喊,对⽅像是有感知⼀般,直接⽤手堵住了我的嘴。

「姐姐,你虽然锁了门,但是也没说我不能从别的地⽅进宿舍吧?」

看清顾琛那张帅得令⼈发指的脸,我脑子里率先闪过⼀个念头——

这⼈到底怎么保养的啊?怎么又白又没有毛孔?

他刻意压低了声线,⼀声姐姐蛊得我双腿发软。

我眼神示意他自己知道了,叫他放开我。

他退开几步:「你的防范意识怎么这么差,都不知道锁窗户的吗?」

我抓了抓头发:「没⼈和我说还要锁窗户啊,况且翻窗户的只有你⼀个⼈。」

他的嘴唇抿成⼀条线直线,显得有些凌厉。

我缩了缩脖子。

感觉他好像有点喜怒无常,我还是别喜欢了。

他走到窗边将窗户锁好,又走到靠近宿舍的这⼀边,把小窗户锁好。

正要起身时,我看到他的动作⼀顿,身子也有些僵硬。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脑子轰的⼀声——

我靠,那是我写的稿。

11

我快步走过去,将电脑使劲儿扣上。

我干笑两声:「那什么,我毕竟是个写手,会写这些东西也不足为奇……」

他站直身子,漆黑的瞳仁⼀眨不眨地盯着我,眼底翻涌着⼀些我看不懂的其他情绪。

他唇角上扬起⼀个好看的弧度:「道理我都懂,不过我想问⼀下,为什么男主的名字和我⼀样?」

我:!

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我搜肠刮肚地找理由,最后心虚地看着地面,和他解释:「如果我说,这⼀切都只是⼀个巧合,你信吗?」

他轻笑⼀声,舔了下唇角,反问我:「你觉得我像傻子?」

我回看他的眼睛,诚恳地问:「可以吗?」

他气笑了:「下午的时候还说我是脚踩两条船的渣男,晚上就写我的同⼈文?」

我试图混淆视听:「你听到了?你耳力真好耶。」

他站直身体,⼀手插兜,懒洋洋地说:「这在法律里,你也算是侵犯我的姓名权和肖像权了吧?」

我理不直气却壮:「你怎么证明?世界上重名的⼈多了去了,我小说⼈物只不过是恰巧和你同名而已,我哪里侵犯了?」

「他的睫毛如鸦羽,高挺的鼻梁上有⼀粒淡色小痣,那是安梨最喜欢亲吻的地⽅……」

「停!闭嘴!别背了!」我的情绪崩溃。

这货到底什么脑子啊,看了⼀遍就全文背诵吗?

「连痣的位置都和我⼀样,还想抵赖?」

我移开视线:「⾏,我承认我写的就是你,⾏了吧?」

「所以男主是我,女主是你?」

「是!」

「你今天对我⼀见钟情?」

「对!」

「你这么做对我造成了那么⼤的伤害,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是!」

我的脸快要红炸了,闭着眼睛⼀通承认。

「那我们谈恋爱吧。」

「好——嗯?」

我睁圆了眼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顾琛耸了耸肩膀:「我刚才想了⼀下,你在稿子里写得那么过分,如果我不和你谈恋爱,实在是有点吃亏。」

我吞了吞口水,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五百万砸中,整个⼈晕乎乎的,还有些飘飘然。

「谈,谈恋爱啊?」我故意作出⼀副不太情愿的样子,扭捏道,「我虽然对你⼀见钟情不错,可是我不和小孩子谈恋爱的。」

他摸着下巴,看着我,语气淡淡:「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事了?」

「什么?」

「我现在是研二,我记得你才⼤学毕业不久吧?我比你⼤。」

嗯?

他说什么?

他是研究⽣,还是研二?

我妈不是说是⼤三寝室楼吗?

我默了片刻,结结巴巴地问:「这里不是南校区⼀号男寝楼吗?」

他眸色微闪,慢吞吞的说了句:「是啊,不过南校区有两个⼀号楼,我们的是新⼀号楼,还有⼀个老⼀号楼是⼤三的学⽣。」

我沉默了⼀会儿,然后接受了⼀个不争的事实——

我好像看错宿舍了。

12

顾琛看我⼀脸的不安,问:「怎么了?」

我小声嗫嚅着将自己看错寝室的事告诉他,临了,我又补了⼀句:「完了,我要给我娘扣⼯资了。」

他哑然失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放心,如果他们发现宿管室没有⼈,会给宿管阿姨打电话的。这个时候,另⼀个宿管阿姨已经到了。」

我刚放心没多久,就又提到嗓子眼:「可是你们宿管阿姨哪里去了?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值班的宿管阿姨提醒我。」

「哦,我们研究⽣相对轻松,有时候宿管阿姨三四天都不来也没关系。」

他顿了⼀下,面带微笑地说:「当然了,平时也不会有宿管阿姨那么尽心尽责地到点锁门。毕竟还有⼀些学⽣要做实验很晚才会回来。」

我:……

那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再回去。

正当我还在思考明天怎么要怎么和我妈说的时候,却猝不及防被顾琛拉进他的怀里。

清新凛冽的皂香将我包围,我听到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又没有⼈和你说,谈恋爱要专心?」

我母胎 solo 这么多年,哪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啊?!

⼀张脸红了个彻底,讷讷地说不出话。

直到顾琛离开,我重新躺回床上,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狂跳。

有⼀种不真实感。

我拿出手机给陈冉发消息:「冉酱,我和你说件事。」

「你别说。」

「……」

「你还真别说,我怕我心脏受不了。」

我飞快地打字发过去:「我和翘臀帅哥在⼀起了。」

陈冉:「?还没睡觉就开始做梦?」

我啧了⼀声,点开了我和顾琛的聊天对话框。

斟酌了⼀下,我小心翼翼地给他发了条消息:「所以你现在已经是我男朋友了吧?」

顾琛的消息回得很快,是⼀条语音。

他的声音有些困倦,带着睡前的沙哑,十分有磁性:「嗯,是你男朋友。赶紧睡觉,别熬夜。」

我无声尖叫,把语音收藏,然后将转文字发给陈冉,美滋滋地和她说:「不说了,我男朋友要我早点睡觉,我去睡觉了。」

以我对陈冉的了解,她现在⼀定会激动得愣住,然后开始语音轰炸。

我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盖好被子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我被闹钟叫醒。

陈冉的消息直接 99+。

我只看了最后⼀条:「为什么你才去看了⼀天,就谈恋爱了啊?而且为什么偏偏是我晚上坐飞机出国之后啊!你等我从国外回来,你的男朋友必须我来把关!」

我回了⼀句:「嗯。」

打了⼀个哈欠,我拉开窗帘瞧了⼀眼外面,见没有⼈,索性穿着睡裙出去开门。

「啧,你穿成这样,就敢在男寝出来?」

顾琛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在我身后响起,吓了我⼀⼤跳。

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还不⼤适应我们之间的情侣关系,红着脸问:「你怎么走路没声啊,吓我⼀跳。」

他走了过来,从我手中接过钥匙:「我去开门,你回去换件衣服。」

「哦……」

我回到宿管室,飞快地换了衣服。

我没再穿花衬衫,而是在两条裙子里面纠结,⼀条清新浅绿,⼀条张扬⼤红。

纠结了⼀下,我还是选了自己喜欢的张扬红色。

清纯清新什么的,我才不要。

刚换完衣服,顾琛就敲响了门。

我走过去开了门,他看到我,挑了下眉梢。

我有些不安地捏紧了裙角,语气虽然强势,但是也没什么底气:「你看什么,不好看吗?」

「好看,红色很衬你。」他顿了⼀下,又说,「今天天气不错,你现在也值完班了,你,要不要和我出去约会?」

我呼吸⼀滞。

我承认我是个完美的甜文写手,但是我的约会经验为 0。

我内心惊涛骇浪,表面波澜不惊,点点头:「好啊。」

13

我们出来得早,好多地⽅都没有开,

思考了⼀下,打算去私⼈电影院去看电影。

挑片子时,他将本子给我,要我挑。

我心里想:⼀般这个时候,都会选择恐怖片或者爱情片来提高情侣间的暧昧气氛。

我清了清嗓子,刚要说⼀个电影名,目光却被另⼀个所吸引,脱口而出道:「那就《熊出没》吧。」

顾琛:?

拜托,这可是新上的《熊出没⼤电影》诶!

⼤上午的时间,在《熊出没》和我的欢声笑语中结束。

「刚才熊⼤熊二真的好好笑啊。」

我从电影院出来,还不忘和顾琛吐槽剧情。

顾琛只是笑着看着我,应了⼀声:「嗯。」

他帮我捋了⼀下鬓边飞扬的碎发,笑得温柔:「饿不饿?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后还想去哪儿?」

我的脸颊微微发烫,直接烧穿了 CPU,只能挤出三个字:「听你的。」

玩了⼀整天回去。

我发现顾琛这个⼈虽然淡淡的不怎么说话,但是他总会注意到⼀些细节。

比如会绕到马路外侧,让我走里面。买了罐装可乐也会先擦干净,再帮我打开拉环。

我看着他的动作,脱口而出:「你是处女座吧,这么爱干净。」

顾琛:……

「啧,我和处女不和啊,毕竟我⼤⼤咧咧的,处女⼀般忍受不了我。」

「我天蝎。」他将可乐塞进我手中。

「天蝎啊,那还好。」我点点头。

内心狂叫。

巧了,我的上升星座就是天蝎,我俩就是顶配,绝配,天仙配!

经过⼀天的相处,我感觉自己好像更喜欢他了。

接下来的代班日子里,我回到那个老⼀号楼,继续自己写文,追剧,看男⼤⽣的日子。

只不过,身边多了个顾琛。

「还看呢?眼珠子都要掉⼈家身上了。」他淡淡出声提醒,表情要笑不笑。

烦死了,看个男⼤⽣还要偷偷摸摸的。

我笑得谄媚:「没有没有,他们都没有你长得好看。」

他傲娇地哼了⼀声。

「对了,我爸妈今天该回来了,晚上我就不在这里了。」

他点点头:「哦。」

我有些不满意:「你马上就见不到你的亲亲女友了,你就不难过吗?」

他眉眼舒展开笑意,揉了⼀把我的脑袋:「你只是回家,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

男⼈啊。

我摇了摇头。

我俩在⼀起也有⼀段时间了,别说接吻了,就连拥抱都很少,也就拉个手。我现在充分怀疑,他要不就是不⾏,要不就是性冷淡!

我哼了⼀声,赌气没再搭理他。

⼀直到晚上回家,我都没有再和他说话。

我久违地打开家里⼤门,看着好久不见的父母,我热泪盈眶地扑了过去:「爸,妈!」

我爸⼀把扣住我的脑袋,拦住我,不让我近他们俩的身,十分嫌弃地说道:「你这穿的都是什么玩意,离我和你妈远点。」

哦,为了稳重,我穿的是花衬衫。

我哀怨地看着他俩:「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俩都不想我吗?」

我爸斩钉截铁:「不想。」

我又看向我亲爱的妈妈。

我妈神情委婉:「我觉得二⼈世界不错。」

……

只有我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我爸继续嫌弃:「对了,今天晚上家里会来⼀个客⼈,你⼀会儿把你那个花衬衫赶紧换了。」

我妈拉着我坐下,开始八卦:「不急,你先说说,我给你找了这么⼀个兼职,你有没有争点气,给我找个女婿回来啊?」

我又开始做作扭捏:「诶呀……」

做作两秒,我直接把我⼀见钟情,直接谈恋爱的消息和盘托出。

「那男孩叫什么名字?」

「顾琛。」

「啊。」

我看着我妈波澜不惊的脸,没忍住,问道:「妈,你就不惊讶吗?我可⼀见钟情就直接和⼈家谈恋爱了啊,你都不怕我被他骗吗?」

「他不会。」

我妈回答得毫不犹豫,倒是让我咂么出⼀丝不对劲。

「妈,你认识他?不应该啊,你不是老⼀号楼的宿管吗?」

我妈转移话题:「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换衣服。」

啧,我不情愿地转身上楼,洗澡,换衣服。

站在衣柜前,我思考了⼀会儿,从里面揪出⼀件八百年不会穿⼀次的白裙子。

⼀般我爸说的客⼈都是他们那个年纪的,我难免要装得乖⼀点。

长相已经很不乖了,只能靠衣装。

刚换完,正好听到我妈来敲门:「梨梨,好了没有?」

「好啦好啦。」

我快步走出去。

我妈挑了下眉梢,嘴角露出⼀抹可疑的笑容:「还真是巧啊。」

我⼀脸蒙:「什么?」

我妈拉着我的手下楼:「没什么,赶紧下来,客⼈已经到了。」

我挽着我妈的胳膊往楼下走。

下到⼀半,我突然听到⼀个熟悉的声音。

越往下越觉得不对劲,直到我看到顾琛——

「你怎么来了?!」

14

我爸笑盈盈地介绍:「这是你顾伯伯家的儿子。」

我吞了下口水:「爸,我认识他。」

「你认识?」

「嗯……有没有⼀种可能,他是我男朋友。」

我爸:?

我妈:「哦呵呵呵呵呵。」

我妈抛下我,走到顾琛的面前,好⼀通说:「果然啊,伯母当时没有看错你。我⼀看你就知道你肯定是她喜欢的类型。还好当时我八卦,要不然你俩还不知道多久才能搭上线呢。」

「是,多谢伯母帮忙。」

我爸:?

我:?

我晃了晃脑子:「什么意思?妈,你俩真认识?你们怎么认识的啊?」

我妈努努嘴:「让小琛和你说,你们俩回屋说去。我和你爸说⼀下。」

我应了⼀声,又带着顾琛上楼,回到我的房间。

我双手抱臂,冷着⼀张脸:「解释。」

顾琛的脸上难得多了⼀抹心虚。

默了许久,他才徐徐道来。

「其实,很久之前我就见过你了。」

「不可能,我要是见过你,肯定会记得你。不可能对你⼀点印象都没有。」

顾琛顿了⼀下,说道:「三年前,你曾经跟着伯父伯母去我爸家,参加⽣日晚宴。」

我仔细地想了下,好像确实有这么⼀件事,但是我真不记得见过他啊。

「那时候我在国外念书,回来的时候也懒得去面对那些应酬场面,索性就到花园躲着了,就在那里,我看到了穿着白连衣裙,扬着笑脸荡秋千的你。」

他说的场景实在详细,回忆从轮廓变得清晰可见。

「所以,你那个时候看到我,就喜欢我了?」

他点点头,把我拉进他的怀中:「和你⼀样,⼀见钟情。」

我抿了抿唇:「那你又是怎么认识我妈的?」

「从国外念完⼤学之后,为了能见你,我和家里冷了很长时间,他们才终于同意我回国读研。

「我就去你所在的⼤学读研了,谁知道你这么宅,我上了⼀年多的学,居然⼀次都没能如愿见到你。

「后来你毕业,我失落了挺长时间,直到看到伯母来我们宿管室和宿管阿姨聊天,才终于让我等到了机会。」

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所以,当初我意外去你们宿舍当宿管阿姨,其实根本不是意外,都是你和我妈安排好的?」

「是。」

「从⼀开始我妈想让我来看的宿舍就是你们这里,另⼀个⼀号楼根本不需要宿管阿姨对不对?」

「对。」他点点头,又补了句,「伯母说以你迷糊的性格肯定发现不了。因此在你后来发现后,我们也只能让另⼀栋楼的宿管阿姨先⾏放假,不叫你察觉到有问题。」

我:⼀时间不知道从哪开始吐槽比较好。

他见我⼀直沉默不说话,又赶忙解释:「但后面叫你误会我脚踏两条船和停电是我没想到的。不过也多亏这些,让我能靠近你,和你在⼀起。」

我啧了⼀声:「你室友说的,你手机里那个白色穿着连衣裙的白月光,也是我?」

「是。」

很好,我醋我自己。

我叹了⼀口气。

顾琛抱紧了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气吗?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想找⼀个能够靠近你的法子。如果让你觉得不开心,我和你道歉,但是你别和我分手⾏不⾏?我真的很喜欢你。」

要命了,平时⼀副高冷爱答不理的样子,怎么告白起来直球又⼤胆啊,这谁受得了啊。

我的耳根子烫得要命。

我轻轻地挣扎两下:「放开我,我还⽣气呢。」

「不放,」他⼤狗狗似的将脑袋埋在我的颈窝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我怕我⼀放开你,你就不要我了,要和我分手。」

我暗自发笑。

手机就在这时响了⼀声。

我又推了他⼀下:「不和你分手,你快起来,我手机响了,我看⼀眼消息。」

「真的吗?」

「真的,真的。快放开我,我看看是谁的消息,别耽误啥重要的事。」

他不⼤情愿地放开我,但是手还紧紧地扣在我的腰间。

我也懒得再说,随他去了,径直拿起手机看看是谁发的消息。

陈冉给我发了⼀条语音,我想也没想地直接点了外放,然后陈冉扯着嗓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俩谈了这么久,就只拉手没接吻?!我去,他是不是不⾏啊?!」

我:……

顾琛:?

我:「我有⼀句解释,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他挑了下眉梢,腰间的手逐渐缩紧,他垂下头,鼻尖碰到我的:「我不⾏?」

我干笑两声:「她说的,和我没关系。」

「可不是你和她吐槽的吗?」

我:……这个男⼈怎么总能简单直接地抓到重点。

「不如试试?」

我吞了下口水:「你,你可别乱来啊。这可是在我家。」

「伯母和我说了,你这屋隔音效果很好。」

「……」

「⼀会儿还要吃饭……」

「没关系,接个吻我们就下去。」

……

15

⼀晃数月,我和顾琛的恋爱也逐渐稳定下来,两家开始着手准备婚礼。

我撇撇嘴,抱着苹果坐在沙发上啃:「有必要那么急吗?顾琛还没毕业呢,等他硕士毕业再结婚也来得及啊。」

顾琛坐在我身边,在我眉间落下⼀吻:「我等不及了。」

啧,自从那天在家里把话说开之后,之前那些什么高冷禁欲全都没有了,完全就是⼀只沉迷恋爱,只长了个恋爱脑的⼤狗狗。

不过我很受⽤。

我家不差钱,他们顾家更不差钱,

两家⼀商量,决定包⼀个南⽅小岛来办婚礼,所有宾客的往返机票全包,还送了伴手礼。

我听着都肉疼。

顾琛笑了笑:「没关系,这些都不算什么,我的女孩值得最好的。」

我直接美女落泪。

婚礼当天,陈冉帮我整理头纱,小声问我:「⼤梨子,你紧张吗?」

我点点头:「有点。」

她感叹,眼底涌出泪花:「没想到是你最早结婚。顾琛对你很好,和他在⼀起我很放心,梨子,我是真为你开心。」

我的眼尾也微微泛红。

顾琛恰巧走进来,笑道:「你们俩聊什么呢?」

陈冉傲娇地哼了⼀声:「那肯定是我们姐妹之间的悄悄话。我告诉你顾琛,你要是敢对我们安梨不好,我直接手起刀落,不会让你以后有好日子的。」

顾琛认真地点点头:「嗯,我⼀定会好好对她,你放心。」

结婚典礼上,我们交换了结婚誓词。

我看到在我说我愿意的时候,他悄然红了眼眶。

婚礼仪式结束,⼤家开始吃吃喝喝,顾琛被拉去被灌了不少的酒。

直到深夜,我们才终于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累得⼀点都不想动,整个⼈都瘫在沙发上。

顾琛走过来,坐到我旁边,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闻着他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有些担忧:「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向酒店要碗蜂蜜水来?」

他摇了摇头。

「那我扶你回床上躺着吧。」

他点点头。

我艰难地扶着他回到床上,正要帮他盖⼀下被子,只觉得腰间多了⼀只手,紧接着⼀阵天旋地转,我被拉到他的身下。

我听到他嗓音含笑,带着莫名的蛊意:「老婆,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事情还没做呢。」

我讶然:「你没醉?」

他应了⼀声,有⼀下没⼀下地在我的嘴角啄着:「嗯,他们还不至于把我灌醉。只是我要是不装醉,还不⼀定什么时候能放过我呢。」

他蹭了蹭我的鼻尖,微笑着和我说:「老婆,今天就让你知道你老公⾏不⾏。」

月上梢头,我晕了又醒。

整个⼈晕乎乎的有些飘飘然。

我还在想,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天蝎怎么这么记仇?

⼀切结束,睡意如潮水般向我袭来。

朦胧中,我感受到他的吻落在我后颈,抱紧我满足地喟叹⼀句:

「你终于是我的了,顾夫⼈。」

我勾了下唇角,转身回抱住他。

「往后余⽣,请多包容啦,顾先⽣。」

(完)

THE END
点赞58 分享
评论 共1条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