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恶毒后妈的洗白之路

穿成恶毒后妈,我正在折磨继子。

瘦弱的继子以后会成为权臣,把我抽筋剥皮。

我握着鞭子的手顿时⼀抖。

「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宝,你能理解娘的苦衷吗?」

1

恶毒后妈的洗白之路

我睁开眼睛,发现床前跪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如今已经是深秋,他却赤裸着上身,骨瘦嶙峋的后背上布满了鞭痕。⼀双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我看,满是仇恨和杀意。

是的,我在⼀个小男孩身上看见了杀意。

我顿时吓得⼀个激灵。

我想起来了,我穿进⼀本古早狗血虐文里,成了⼀个炮灰女配——男主江时的恶毒后妈。

江时未来会成为当朝首辅,权倾天下,然后派⼈把我关进地牢,虐待整整三年,最后将我抽筋剥皮而死。

看着手旁的鞭子,我吞了吞口水。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不然等我爹回来,我叫他杀了你!」

江时握紧拳头,咬牙切齿地瞪着我。

我眼睛⼀眨,吓得滚下两⼤滴眼泪。

我扑过去抱住江时。

「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啊,宝,你能理解娘的苦衷吗?」

江时:?

他气得在我怀里挣扎,⼀张小脸憋得通红。

「你这坏女⼈又在耍什么花招!」

「算了,你现在年纪还小,跟你说这些你都不懂。等你⼤了,你就会知道娘的苦心。」

我这次打江时,是因为他饿得狠了去河里捉鱼虾,我嫌他丢了我的名声,把他拎回家痛揍⼀顿。

「以后不能去河边走,太危险了,要是你出事了,娘可咋活啊。娘不能没有你啊小时时——」

我抹了把眼泪,拉着江时站起身,从旁边柜子里找衣服给他穿。

这么⼀找,才发现柜子里全是我⼀个⼈的衣服,秋天的夹袄,棉衣,应有尽有。而江时的衣服卷成⼀团,丢在旁边角落里。

我抖开那团破布,很薄的单衣,脏得看不出颜色,上面还有几个破洞。

江时从我手里抢过衣服穿在身上。

「不⽤你这个坏女⼈假好心!」

穿好衣服的江时,更单薄,更瘦弱,浑身脏兮兮得像个小乞丐。

我尴尬地解释。

「若要小儿安,三分饥与寒,娘让你穿少点吃少点,是在打磨你的筋骨,为你的身体好,明白吗?」

解释很牵强,但好过没有,趁他小,先糊弄看看。

江时翻个白眼,骂道:「呸,你这坏女⼈,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2

江时扭头走出房门,去灶房里烧火,我忙跟上去。

我们住的村子,叫桃花坞,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山村,江时的父亲江沐远,是村子里的猎户。

江时母亲⽣他时难产而亡,江沐远经常去山里打猎,有时候⼀去就是好几天,没法照顾小孩,就想在村里找个续弦。

像这样的鳏夫带着个儿子,原本是没⼈肯嫁的,除了我,地主家的傻闺女——苏锦。

江沐远长得好看,我威胁父母,死乞白赖地嫁了。谁料⼀嫁过来,江沐远就被征了兵役,外出参军去了。

家里只留下我和江时两个⼈。

我⼀肚子气没处撒,就朝江时发火,江时也是个狗脾气,不肯有半分示弱,时间⼀长,就搞成现在的局面。

毕竟是小孩子,江时坐在灶前,⼀边烧火,⼀边偷偷抹眼泪。

我想凑上去安慰他,然后就听见他小声说话:

「这是坏女⼈的手,我拧断你!」

「这是坏女⼈的腿,砍成两半!」

江时⽤力把手中的木棍折成两半,丢进灶炉。

呜呜呜,你别这样,我害怕。

我只能又退出来,在门外徘徊⼀圈,心中有了主意。

讨好男⼈有点难,可讨好小孩子,还不就是给点好吃的,好玩的。

我袖子⼀卷,走进灶房做菜。

我和江时的饭菜是分开做的,我每天会抓⼀小捧米给他,他只能熬点稀粥喝。我自己⼤米饭吃着,每天还要煎两个鸡蛋。

我在旁边麻利地切土豆,江时已经从锅里盛出了自己的稀粥,装在⼀个缺了口的破瓷碗里,放在旁边晾。

「你今天别吃这个,跟娘⼀起吃饭。」

话音刚落,江时已经很警惕地捧起了自己的碗。

「坏女⼈,你想干什么?」

江时对我的恶意太⼤,我做什么事他都感觉我在害他,他也不顾薄粥滚烫,⼀边吹气,⼀边急火火地「唏哩呼噜」几口就把粥喝完了。

3

算了算了,冰冻三尺非⼀日之寒,我只能徐徐图之。

第二天⼀觉睡到日上三竿,再醒过来时,江时已经背了⼀⼤筐柴回来,正蹲在院子里,⽤⼀根小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隔壁村有个私塾,江时经常趁捡柴的时候溜过去站在窗外听,被私塾的孩子发现,⼀窝蜂地冲出来打他。

江时只能跑回家,他特别聪明,过目不忘,后来遇见女主之后,女主资助他读书。江时⼀飞冲天,十八岁的年纪连中三元,从此踏上青云之路。

想了想,我走过去蹲到江时旁边。

「想念书吗?」

江时转过头去,把手里的枝条丢在地上。

「不想。」

「啊,真的不想吗?」

我满脸失望。

「我还感觉你是个读书的好苗子,打磨你这么久,就等着送你去私塾呢。哎,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站起身,⼀双脏兮兮的小手立即紧紧抓住我的裙摆,江石漆黑的眼珠子射出希冀的亮光。

「什么意思,你肯送我去读书?」

抓了几秒,江石又松开手,眼里的光暗淡下来。

「算了,你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江时不止⼀次透露过想读书的念头了。

可是我连饭都不给他吃饱,又怎么会答应送他去念书?

有次隔壁江⼤婶告诉我江时脑瓜子聪明,说事情⼀遍就记住了,是个读书的料。我听完回来以后,就拿藤条抽了江时。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下贱东西,你还配读书?我告诉你,我肯让你活着,给你吃口饱饭已经不错了,你要是再敢拐弯抹角找⼈来说这事,老娘活活抽死你!」

原主是真的⼀点活路都不给自己留啊。

我只能强⾏挽尊。

「小时,娘教你个道理。⼈对自己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总是不珍惜。何况读书这么辛苦的事,我若是轻易就答应了你,送你去念书,你十有八九要贪玩偷懒。」

「我越不让你念书,你越想念,自己心中有欲望和梦想,以后才能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懂吗?」

「现在时机到了,你若是真想念书,我就带你去周夫子那里交束脩。要是不想,这事就当我没说过。」

江时听傻了,看向我的眼神头⼀次露出迷茫。

「你真的肯送我读书?」

4

江时太渴望读书了,哪怕他心里还是觉得我在想法子害他,可这个诱惑太⼤,他抵抗不了。

我带他去镇上买了几套崭新的衣裳,江时不肯要。

我眼睛⼀瞪。

「快穿上,周夫子不收这样邋里邋遢的学⽣。」

晚上,江时洗完澡,换上干净衣裳,眉眼灵动可爱,皮肤白皙,像观音座下的金童。

我满意地摸他的脸。

「哎哟,长得真可爱,给娘亲⼀口。」

江时脸立刻涨得通红,呸了⼀声。

「坏女⼈!」

依然在骂我,但是没之前那么凶了。

第二天去交完束脩回来,周夫子答应明天就让他来上学。江时好像做梦⼀样,连我在路上偷偷拍他的头,摸他的脸,他都没反应。

走到村口,我家素来安静的院子外居然围满了⼈。

江⼤婶扯着⼤嗓门:「哎呀江时他爹,你可算回来了,你们家江时,都要被那恶妇活活虐待死啦!」

「就是啊,这眼看要入冬,江时还穿着夏日的单衣,哪家孩子能这样受冻啊?」

「那孩子是真可怜,成天吃不饱饭,去山里挖野菜,啃浆果。前儿去河边捉虾,差点淹死,还是我把他捞起来的!」

「江时他爹,你这都尉是个啥官,以后都不走了吧?你要走,也得把那恶妇先休了!」

我愣在原地,⼤惊失色。

按书里写的,江沐远至少要五年后才回来啊,封的也不是什么都尉,而是将军。江沐远回来后见到自己儿子的惨状,直接叫手下的士兵把我押上去,打了十军棍。

现在才多久,他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脸色惨白,江时却开心地蹦了起来。

「我爹回来了,我爹回来了!」

他蹦了几下,忽然想起什么,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

「难怪你这个坏女⼈这几天假惺惺的,你是早就知道我爹要回来,故意讨好我的?」

「已经来不及了,你又坏又恶毒,我要去告诉我爹!」

江时忽然哭了起来,像个小炮弹似的,哭着⼀头冲进⼈群中。

「爹——」

下⼀秒,江沐远抱着他,越过⼈群朝我走来。

⾏走间,他腰间的佩刀撞在铠甲上,发出轻响。

我傻乎乎地看着他锋利的眉眼,第⼀个念头是好帅,难怪苏锦想嫁。

第二个念头。

我死求了,妈妈救命啊——

5

「回去说。」

江沐远冷冷地看我⼀眼,眼中有杀气,我立马缩起脖子,乖乖跟在他身后。

完了完了,我该不会要挨打吧?

回到家,院门⼀关,江时立刻开始告状:

「这个坏女⼈每天给我穿破衣服,不让我吃饱饭!」

江沐远眉头⼀皱。

「你管身上这个叫破衣裳?」

江时穿着我刚给他买的成衣,宝蓝色的窄袖上衣,夹着薄棉,袖口处还绣了云纹,看着不像村里的孩子,倒像个富户⼈家的小公子。

原主家就是隔壁镇子里的富户,嫁⼈时父母担心我受穷,给我贴补了不少嫁妆,我⼀直攒着没⽤。

好不容易出去逛街,那些灰扑扑的衣服我都看不上,自然要拣好的买。

江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新衣裳,脸蛋立马涨得通红,他扭着身体从江沐远怀里下来。

「这是坏女⼈知道你回来,才故意给我买的!我以前穿的不是这个,我拿给你看!」

说完就咚咚咚冲进卧房,翻找了⼀会,又嘟着嘴气鼓鼓地走出来,朝我翻个白眼。

「坏女⼈把我的衣服烧掉了,爹爹,她太奸诈了!」

嗯?烧了?

我这才想起来,昨晚给他洗完澡换好衣裳,我嫌之前那几件衣服又脏又烂,都扔进灶炉里⼀把火烧了。

哈哈哈哈哈,苏锦,你真是个小机灵鬼。

我腰杆顿时挺直了,委屈巴巴地看⼀眼江沐远,装模作样抹眼泪。

「小时⼀直都不喜欢我——」

江时气坏了,在原地跳脚,哇哇⼤叫:

「阴险恶毒的坏女⼈!爹爹,你不要相信她!」

江沐远若有所思地看我⼀眼,忽然转身走进卧房,去箱笼里翻找衣裳。

若是我今日特意给江时买新的,那必然只买了秋日里穿的。可是箱笼⼀开,里头夹袄,厚厚的冬衣,甚至夏天的绸衫都有。

江沐远脸色黑了下来,伸手指向满满⼀箱子衣裳。

「小时,给我解释清楚。」

我在旁边幸灾乐祸。

「小时,你就这么讨厌娘吗,嘤嘤嘤——」

感谢自己是个购物狂,小孩子的衣裳都那么可爱,忍不住四季的都买了好几套。

6

江时气炸了。

「这是她昨天刚买的!」

「她知道你要来,特意准备好的!」

江沐远脸更黑。

「没⼈知道我要回来。」

「我这趟采购军需路过宜县,绕路回来看看你。」

我⼀下就抓住了重点,眼前⼀亮。

「所以你很快就要走吗?」

江沐远点头。

「嗯,明日便走。」

「啊?这么急,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我抿着唇角,极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嘿嘿嘿,走吧走吧,等你下⼀次回来,小时时已经被我洗脑完毕,再也不会骂我坏女⼈了。

江时委屈得眼睛都红了。

「我就知道,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你再也不是我爹了!」

说完抹着眼泪跑了,江沐远没追出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江时的背影,深深叹口气。

「小时以后要麻烦你了。」

「哎呀⼀家⼈说这个干啥,我去给你们做饭。」

江沐远回来,我特意去村里江屠户家割了两斤肉,我掏钱的时候,江屠户和他媳妇⼀起盯着我看。

「居然没挨打?」

「是啊,莫不是看苏锦长得俊,舍不得打她?看来男⼈有了媳妇连自己儿子都不重要了。」

我干咳两声。

「不好意思,我听得见,能不能等我走了再议论?」

江屠户的媳妇把刀子往案板上⼀拍,叉腰道:「咋,你能做别⼈不能说啊,那嘴长⼈身上管得着吗你?你这样的恶妇,就该叫江沐远⼤耳瓜子抽你!」

哎,原主的恶妇形象真是深入⼈心啊。

7

晚上吃饭,江时狼吞虎咽吃着红烧肉,眼睛⼀眨,又开始掉眼泪。

「呜呜,坏女⼈以前从来不让我吃饱饭。」

说完怕江沐远不信,把袖子撸起来给他看自己的胳膊。

「你看,我瘦不瘦?这都是证据!」

我的手在桌下捏紧了裙角,强壮淡定地解释:

「小时自小脾胃不好,晚上只能喝粥,先慢慢调养着,急不来的。」

「小时,你少吃点,容易积食。」

江时气得把筷子都扔了。

「呸!我长这么⼤从来没听说吃饭还能吃坏肚子的,你这个坏女⼈,又在骗我爹。」

江时仰头⼤哭起来。

「爹,你带我走吧,你留我在家里,我真的会被这个坏女⼈折磨死的。」

「小时,我今日刚给你交了束脩,你这⼀走,是不想念书了?」

我努力挤出点笑容,果然,江时立刻止住了哭声,满脸犹豫。

「爹,我跟你去从军,军营里有夫子吗?」

江沐远没理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

「我绕回来正是要跟你说这件事,你已经送他去私塾了?」

「嗯,不过我只打算送他去读半年。」

「隔壁周夫子不过⼀个老秀才,只能给小娃娃开蒙,孩子稍⼤点便教不了什么,我想送小时去县城里念书。」

「⼀来县里的书院比周夫子强不少,二来,村子里的⼈惯来会眼红别⼈,流言蜚语不少——」

我又装模作样拿袖子抹眼角。

「我⼀个外来媳妇,花银子⼤手⼤脚,不知多少⼈看我不顺眼,成天拿些有的没的事编排我。小时年纪小,容易受她们撺掇,我这后娘实在是难教养他。」

我⼤颗⼤颗地掉眼泪,江时都看傻了,张⼤嘴巴,呆呆地看着我嘤嘤嘤。

8

江沐远也开始不自在,瞪江时⼀眼,又尴尬地看着我。

「叫你受委屈了。」

「你顾虑得周全,只是县里书院束脩不便宜,宅子也贵。」

江沐远从怀里掏出⼀个钱袋递给我,脸色有些赧然。

「这是我这几年攒的,如今俸禄不高,拢共就攒下三十两银子,你收着。」

我⼀抹眼泪,手脚麻利地接过钱袋。

「没事没事,我那里还有些银子,便是买不起,租⼀个也可以的。」

原主只能守着嫁妆过日子,江沐远收入又低,她除了自己穿衣打扮,是半分舍不得花在江时身上的。我可不⼀样,我知道江沐远很快就要发达了,现在几十上百两对以后的他来说就是个屁,那我还不可劲花。

趁发财之前先把存款花光,不能有⼀点浪费。

吃完饭,江沐远自发地洗碗收拾桌子,我拍着肚子在院子里转圈圈遛弯,江时坐在台阶上,满脸通红,咬着牙瞪我。

「你这个阴险的坏女⼈!」

「我⼀定要揭露你的真面目!」

我走过去蹲到他面前,伸手戳他的脸。

「嘿嘿嘿,那可怎么办,你爹好像更听我的话呢——」

我就轻轻碰了他⼀下,结果江时忽然脸色⼤变,捂着肚子哀嚎。

我吓⼀⼤跳。

「喂,搞碰瓷,不讲武德啊你!」

等江沐远从屋子里冲出来的时候,江时已经额头冒汗,满地打滚。

我看他样子不像装的,立马蹲下身,去摸他的脸,这⼀摸才发现入手滚烫,居然发烧了。

「这是积食了!你先帮我把他抱到床上。」

前世,姐姐经常带着孩子回娘家,我侄女也这样,脾胃弱,稍微吃得多,晚上就发烧咳嗽肚子疼,要给她推拿半宿。

江时每天都喝稀粥,突然吃这么多饭,肠胃根本消化不了。

9

「要去请个⼤夫吗?」

江沐远神色焦急,我⼀手压在江时肚子上顺时针揉按,⼀面指挥他去我箱笼里把汤婆子翻出来。

「不⽤,隔壁周⼤夫去岳丈家了,最近没在村子里。你去县里来回要两个时辰,还不⼀定请得来。」

「我给他推拿⼀下,等会他上个茅房,就会舒服多了。」

江时躺在我怀里哭。

「爹,你别信她,她⼀定是给我下毒了,你快去找个⼤夫来救我——」

江沐远犹豫片刻,到底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儿子。

「我骑马去,⽤不着两个时辰。」

江沐远走后,江时哭得更⼤声了。

「坏女⼈,我今天要死在你手上了。」

「⾏了⾏了,你⼀个男主,跳崖跳海下刀子都砸不死你,嚎啥嚎!」

我加⼤了手上的力度,推拿⼀会,又去烧了热水灌进汤婆子,给江时暖肚子。这么折腾⼀阵,他果然想上茅房。

上了几次茅房,等江沐远带着⼤夫赶回来的时候,江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夫给他号了脉,不悦道:「积食不化,幸好应对及时。这孩子脾胃弱,做父母的不应该⼀味叫⼈多吃饭。」

「若要小儿安,三分饥与寒,晚上还是喝些薄粥就好,不⽤吃太多。这孩子脾胃要慢慢调养,不急于⼀时。」

江时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好听见了这句话,顿时眼睛瞪得猛⼤,瞌睡虫跑得⼀干二净。

江时⼀副被雷劈中的样子,我抓住时机,熟练地举起袖子擦眼角,委屈巴巴地看江沐远⼀眼。

「我都说不⽤请⼤夫,我知道你到底还是信不过我。」

「没良心的父子两个,我这⼀腔深情,到底是错付了,嘤嘤嘤——」

10

江沐远送⼤夫回县里,江时年纪小,撑不住先睡着了。

我给他盖好被子,自己洗漱好回房里睡觉,正迷迷糊糊间,忽然感觉身旁往下⼀沉,⼀道滚烫的身躯贴了过来。

我立刻浑身僵硬。

江沐远伸手搂住我的腰。

「苏锦,这几年辛苦你了。」

灼热的呼吸就在耳边,我头皮发麻。

虽然江沐远长得真的很帅,但我们才第⼀次见面啊,实在下不了手。

我装作⽣气的样子,拍开他的手。

「别碰我!」

江沐远忽然⼀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他⼀只手钳住我的手臂让我动弹不得,⼀只手缓缓抚上我的脸,然后顺着脸颊往下游走,⽤力掐住我脖子。

「苏锦,再骗我⼀次,我会杀了你。」

江沐远眼神凶狠,在黑夜里闪着幽光,我直接吓哭了。

「你在说什么啊,你放手——」

「我了解我儿子,小时从不会撒谎。」

江沐远的手越收越紧,我被他掐得翻白眼,几乎喘不上气。

「进村前我已经派⼈都打听清楚了,你这几年是如何折磨小时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又改好了,苏锦,我只给你最后⼀个机会。若是你再敢犯⼀次,我会亲手杀了你。」

江沐远翻身下床,去隔壁房里陪江时睡觉。

我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呜呜⼤哭。

妈的太吓⼈了,江时以后把我抽筋剥皮,他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想到江沐远这么敏锐难糊弄,要是等哪天他知道我不是真的苏锦,会不会把我当什么妖魔鬼怪放把火烧死。

我打个寒颤,心中瞬间下了决定。

我要多赚点钱,等把江时对我的仇恨化解了,就卷银子跑路。

11

第二天我起床时,江沐远已经走了,江时坐在门口哭。

见我出来,他抹了把眼泪,撇撇嘴。

「我爹走了,坏女⼈,你别装了。」

「我要去捡柴了,你别想找机会打我。」

我走过去⼀记板栗敲在他头顶。

「捡什么柴!今天是上学的日子你忘了,给老娘去读书。」

江时哭也忘了,诧异地朝门口的⽅向看⼀眼。

「你真肯让我读书?我爹都走了,你别演了。」

「呸,没良心的小兔崽子,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你们两个。」

我从屋里翻出⼀个布包,给他把书本和笔墨装好,然后拉起他的手。

「走吧,再磨磨唧唧上学要迟到了。」

去隔壁村的路上,江时⼀直低着头,时不时偷看我⼀眼,又赶快低下头,嘴里不自觉地喃喃自语。

「不让吃饭是对我好,打我是为我好,穿破衣裳也是为我好?」

「难道我真的错怪她了?」

小小的江时敲着自己脑袋,陷入到了巨⼤的迷茫和困惑中。

私塾要念⼀整天的书,到中午,周夫子的儿媳妇会做几个菜送到私塾里,让孩子们⼀起吃饭,钱也算在束脩里。

虽然有米饭能管饱,但肉是不要想的。

现在江时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我就做了肉和煎蛋,中午的时候送去他私塾里。

刚走进周家院子,就感觉情况不对劲。

几个小孩围在旁边起哄,周夫子黑着脸,⼀手握紧了藤条,⼀手在撕扯江浩的衣裳。

「把你偷的银子拿出来!」

江时紧贴墙根站着,脸上几道鞭痕,神情倔强。

「我没拿他的东西。」

有其他孩子看见我,兴奋得拍起手来。

「江时你完了,你那个恶毒后娘来了,被她知道你偷东西,活活打死你!」

「喂,你们家江时偷拿周浩的东西!」

12

江时看见我,咬紧嘴唇,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我把饭盒往旁边桌子上⼀放,撸起袖子冲了上去,江时恐惧地闭上眼睛。

我冲到江时面前,伸手把他护在身后,转头怒视周夫子。

「他妈的,是你打的我儿子?」

「天下有你这样当夫子的吗,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孩子!」

如今尊师重道,所有⼈都对夫子敬重有加,即便是自己孩子没错,基本也会咬牙认了赔礼道歉。周夫子显然没见过我这么粗鲁的态度,脸色立刻涨得通红。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江时偷了周浩的银子,你这做娘的不责罚他,反而护着他?」

周浩坐在江时隔壁,他嫁在县城里的姐姐送了他⼀个银子打的小算盘,他爱不释手,带来私塾炫耀。谁料⼀堂课过去,那银算盘却不见了。

「真是好笑,他自己丢了东西,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我们家小时拿的?」

周夫子脸色铁青。

「是不是他拿的,⼀搜便知!」

说完又伸手来扯江时的衣裳,其他孩子也在旁边起哄。

「把他扒光,把他扒光看看,到底藏哪了!」

我彻底火了。

「想搜身,⾏啊!」

「现在就跟我走,咱们去衙门,让捕快来搜。若是江时身上没有银子,我当堂便要递状纸说你诬告学⽣。」

「诬告加等反坐,最少杖责二十,你当夫子的不会不懂吧!」

我伸手去拉周夫子。

「走,现在马上走!」

周夫子吓坏了,现在的百姓最怕衙门,⼀上衙门,旁的不说,他的清名也算是彻底毁了,谁还敢送孩子来他私塾。

「你这女⼈好不讲道理,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松开我——」

我不依不饶,正闹得厉害,忽然角落里有⼀道小小的说话声传来:

「你们不要吵了,我看见那个银算盘了——」

⼀个小男孩伸手指着旁边的水沟。

「应该是周浩刚刚在那跳来跳去的时候不小心掉落的。」

13

这下真相⼤白,我逼周夫子给江时道歉,他反倒袖子⼀甩。

「从没听说夫子给学⽣道歉的,往后别来我这念书了,你们这样的⼤佛,我庙小,可供不起。」

「谁稀得念似的,你把束脩银子⼀分不少给我退回来,不然我还去衙门告你!」

周夫子气得脸色铁青,却毫无办法,匆匆去屋子里拿了银子丢给我。

「你这恶妇,像你这样的性子,迟早把孩子毁了!」

「呵呵,我们家小时考状元那天,你家儿子连秀才都没考中呢!」

江时今年七岁,周夫子的儿子却已经十二岁了,他听完顿时气得不⾏。

「呸!就他,还想考状元,他若是中了状元,我便为今日的事跪在村口给他道歉!」

「⾏,我都给你记着,小时,我们走!」

我拉着江时,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了周家村。

「小时,你记着,你没做错任何事情,周夫子错了还打你,你可以跑,干嘛傻站着让⼈打啊。」

「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就回来告诉我,娘绝不会让任何⼈欺负你。」

路上江时低着头没说话,却头⼀次地,没有甩开我的手。

这么⼀闹,书是念不成了,我索性收拾包袱,带江时去了县城。

⼀面送他进书院念书,⼀面自己在县里到处逛,看有没有办法能做点小⽣意。

春去秋来,几度寒暑,五年时间⼀晃而过。

江时已经从⼀个小男孩,长成了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而我依然是废物⼀个。

古代⼀个独身女⼈做⽣意,尤其是貌美的独身女⼈,可真是难啊。

我每天要给江时送饭,又得开铺子,⽤尽洪荒之力,这几年也才攒下三百两银子。

不过现在物价不高,三百两不算少了,足够我去省城租个院子,安安稳稳过好几年。而且我今年才二十五岁,在古代已经半老徐娘,现代⼈眼里刚⼤学毕业,正是时候去到处游山玩水。

眼看今年江沐远就要回来了,我准备过段时间把铺子盘掉,找机会跑路。

临走前,再确认⼀下母子感情。

我和江时坐着吃晚饭,我看着碗里的粥,忽然叹口气。

「小时,当年娘让你喝了这么多年的粥,你不会怪我吧。」

七岁是儿童的记忆丧失期,⼈到七岁以后,会遗忘⼤部分童年记忆。在我每天的洗脑下,江时只依稀记得小时候吃不饱,经常受冻,都是我为他的身体着想。

果然,他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碗。

「娘,你又来了,我小时候听信村里⼈挑唆,总疑心你对我不好,是我不对。」

「这么多年你都提好几次了。」

说完站起身,走过来搂住我,把脸贴在我脸颊上。

「都是我不好,娘,等我以后中了状元,给你讨个诰命,给你造个金屋子赔罪好不好?」

「嘿嘿嘿,诰命没什么⽤,金子倒可以。」

我贴着美少年,乐得笑出牙花子。

男主这个⼤腿,我算是抱稳了!

14

谁知道我还是高兴得太早,就在我打算跑路时,江沐远提前回来了!

这天江时休沐,正在我点心铺子后院帮忙搬货,热得汗流浃背的。

隔壁铺子的赵⼤姐兴奋得冲进来拉住我的手,直掉眼泪。

「苏锦妹子,你的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

「这几年你又当爹又当娘,实在是辛苦。现在好了,你家男⼈回来,你以后再也不⽤受气了。」

「听说他如今是什么⼤将军,要来接你进京享福的,你快去前头路口迎⼀迎啊,县太爷都跟在他屁股后面!」

呵呵,这福气很好,我享不了。

很快,江沐远众星拱月⼀般,被⼀群县里的官爷士绅们簇拥着进了铺子。

看见我略拘谨地站在屋子里,他上下打量⼀圈,脸⼀板。

「本将还有家事要解决。」

妈呀,几年不见,他更凶了,杀气更重了。

忽然,旁边的马车里传出⼀道温柔的说话声:

「将军,多年未见,还是先问清楚再说话,可别冤枉了好⼈。」

车帘掀开,下来⼀对衣着华贵的女子,前头的年纪和我差不多,穿着⼀身狐狸毛⼤氅,十指纤纤,雍容华贵。

后面跟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姑娘,梳着双丫髻,⼀双眼睛黑葡萄似的,⼀脸好奇地看着我。

我脑子顿时「嗡」的⼀声。

妈呀,怎么女主和她娘,也提早出现了?

女主颜如玉,父亲早亡,她娘杜宛如⼀个⼈抚养她长⼤,被逼得在隔壁宜县待不下去了,要进京去投奔外祖家。

她外祖是从四品的兵部郎中,写信给江沐远,说路途遥远,她们孤儿寡母⼀路上多有不便,让江沐远带着她们⼀起上京。

好巧不巧地,杜宛如前几年收了个仆妇,正好是原先住我家隔壁的江⼤婶。

要按原书里的剧情,江⼤婶声泪俱下地告状,江沐远看着自己儿子的惨状,把我痛揍⼀顿,叫⼈绑了。

杜宛如可怜江时的身世,对他百般怜爱,女主更是每天跟在江时后面,哥哥长哥哥短,温暖了江时这颗从来没有被⼈爱过的心。

江时爱上女主,狗血的是,江沐远也爱上杜宛如,父子要娶母女肯定是不⾏的,于是男主和女主各种拉扯,长达好几百章的虐恋。

15

「江⼤婶说他们五年前就离开了村里,她在我旁边也跟了四年,没再打听过苏姐姐的事,也许她改好了呢?」

杜宛如温言细语,劝慰江沐远。

「还是等看见小时再做决定吧。」

话音刚落,江时忽然炮弹⼀样从后院冲出来,到江沐远面前,又犹豫着停下脚步。

「爹?」

江沐远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他搂紧儿子,看他挽着袖子满头⼤汗的样子,怒道:

「你怎么没在念书?」

「我——」

江时正要解释,被杜宛如打断了,她拿帕子摁了摁眼角,柔声道:

「这样好的年纪,正该在书院里读书。苏姐姐,你怎么能叫小时在店里干活呢,你太自私了,你这是误了小时的终身啊!」

江沐远也冷声道:「苏锦,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还没说话,江时已经忍不住了。

「你这妇⼈是谁啊,轮得着你管我的家事?」

「⼀口⼀个小时,我跟你很熟?」

江沐远眉头⼀皱。

「放肆,小时,你怎么能——」

「你快闭嘴吧你!」

江时⼤吼⼀声,比江沐远更凶。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走就是五年,跟死了⼀样。我娘⼀个⼈含辛茹苦把我带⼤,现在你⼀回来就敢冲她发脾气,还由着这个不三不四的女⼈编排我娘,你没事吧你?」

江时胸部上下起伏,喘着粗气瞪着江沐远,像⼀头怒气冲冲的小牛犊。

他狐疑地看杜宛如⼀眼,又看江沐远⼀眼,忽然震惊得瞪⼤眼睛。

「你是不是纳妾了?」

「好啊!江沐远,好得很!」

江时眼睛⼀眨,滚下眼泪,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

少年⼈个子蹿得快,几乎快和我⼀样高了。

「我娘辛苦操劳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对她的?江沐远,从今日起,我没有你这个父亲。你带着你的小妾给我滚,我不稀罕当什么将军的儿子,我只要我娘。」

说完又郑重地拉住我的手。

「娘,你放心,我会好好读书,有我在⼀日,以后⼀定不会叫你受苦。」

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头扑进江时怀里嘤嘤嘤。

「儿砸,娘有你就够了。」

我怼天怼地可狼可奶的霸道首辅⼤孝子啊!

16

江沐远被亲儿子骂傻了,怔在原地不知所措,杜宛如却不甘心,示意女儿去把江⼤婶叫过来。

「小时,是不是有什么地⽅弄错了,你还记得隔壁江⼤婶吗?」

江⼤婶⼀过来,看见江时就开始哭嚎,把他小时候的事情添油加醋⼀通说。

「可怜的孩子啊,落到这样⼀个黑了心肝的妇⼈手里!」

江时朝江沐远翻个白眼,气得双手握拳,已经在暴走边缘。

「你怎么当上的将军,别⼈傻,你也傻?」

「娘为什么让我饿肚子?是我从小脾胃不好,吃多了容易积食发热。」

「为什么让我挨冻,是因为小时候多冻冻身子骨好,我从小到⼤就没怎么得过风寒。」

「为什么七岁才送我去念书开蒙,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珍惜读书的机会!」

「她十月怀胎⽣下我,怎么可能会害我!」

「咳咳——」我低咳⼀声,伸手扯了扯江时的衣袖。

「过了,过了,我是后娘,你不是我⽣的。」

「后娘又怎么样,你在我心里就是我娘。反倒是你,江沐远,你倒是我亲爹,可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的,若是没有我娘,我早都饿死了,你现在又来摆什么父亲的威风?」

江时不愧是未来状元郎,火力全开,劈头盖脸⼀顿,骂得江沐远简直怀疑⼈⽣。站在原地反省自己,当年对我误会这么深,到底害我受了多少委屈。

https://googleads.g.doubleclick.net/pagead/ads?client=ca-pub-5385433913913034&output=html&h=280&adk=1114524453&adf=375198153&pi=t.aa~a.1766704440~i.839~rp.4&w=888&fwrn=4&fwrnh=100&lmt=1684379521&num_ads=1&rafmt=1&armr=3&sem=mc&pwprc=5855046614&ad_type=text_image&format=888×280&url=https%3A%2F%2Fonehu.xyz%2F2023%2F05%2F16%2F%25E6%2581%25B6%25E6%25AF%2592%25E5%2590%258E%25E5%25A6%2588%25E7%259A%2584%25E6%25B4%2597%25E7%2599%25BD%25E4%25B9%258B%25E8%25B7%25AF&fwr=0&pra=3&rh=200&rw=888&rpe=1&resp_fmts=3&wgl=1&fa=27&adsid=ChAI8PaRowYQ9rLygaWj2vwFEjkAFBNCwWJIGwEF5bp5tBwjkAvjuOEaPt46IA9b3ckVYp5yOj25QHR44LCJpxs5Nzw6DIHe463tHiY&uach=WyJXaW5kb3dzIiwiMTAuMC4wIiwieDg2IiwiIiwiMTEzLjAuNTY3Mi45NCIsW10sMCxudWxsLCI2NCIsW1siR29vZ2xlIENocm9tZSIsIjExMy4wLjU2NzIuOTQiXSxbIkNocm9taXVtIiwiMTEzLjAuNTY3Mi45NCJdLFsiTm90LUEuQnJhbmQiLCIyNC4wLjAuMCJdXSwwXQ..&dt=1684379514906&bpp=2&bdt=1027&idt=2&shv=r20230510&mjsv=m202305150101&ptt=9&saldr=aa&abxe=1&cookie=ID%3D4fa872eccbef136f-22e857f819dd004f%3AT%3D1681008676%3ART%3D1681008676%3AS%3DALNI_MYy8G8Rl1rDuldPo-XbB_tsUtkG8w&gpic=UID%3D00000bef4bfbafac%3AT%3D1681008676%3ART%3D1684378296%3AS%3DALNI_MYo1x955NH39jAqkJcV5tVMt9WmfQ&prev_fmts=0x0%2C1914x937&nras=3&correlator=7042912369030&frm=20&pv=1&ga_vid=1802032735.1681008676&ga_sid=1684379514&ga_hid=1260638301&ga_fc=1&u_tz=480&u_his=10&u_h=1080&u_w=1920&u_ah=1040&u_aw=1920&u_cd=24&u_sd=1&dmc=8&adx=513&ady=18679&biw=1914&bih=937&scr_x=0&scr_y=14956&eid=44759876%2C44759927%2C44759842%2C44792109%2C31074199%2C44772269%2C44788441%2C44792088%2C44790792&oid=2&pvsid=1634225896597719&tmod=482104653&uas=1&nvt=1&ref=https%3A%2F%2Fonehu.xyz%2F&fc=1408&brdim=0%2C0%2C0%2C0%2C1920%2C0%2C1920%2C1040%2C1920%2C937&vis=1&rsz=%7C%7Cs%7C&abl=NS&fu=128&bc=31&jar=2023-05-18-03&ifi=3&uci=a!3&btvi=1&fsb=1&xpc=VMj8jATyUi&p=https%3A//onehu.xyz&dtd=6330

晚上回到宅子里,江沐远知道江时只是休沐在家,愧疚更深。他也不敢再留杜宛如母女住下,而是送了她们去客栈,然后低声下气跟我们解释。

听到说只是帮同僚送女儿上京,江时冷哼⼀声,态度好了很多。

「那你也不该同她们走太近,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道理都不懂吗?那杜⼤娘⼀口⼀个小时,分明不安好心。」

「噗嗤——」

我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杜宛如跟我同年,二十五岁的年纪,实在称不上⼤娘吧。

江沐远把头埋得更低。

「是为父思虑不周了。」

⼀身杀气也不见了,被训得他才像儿子,江时倒像父亲。

17

晚上,江时也不肯让江沐远和我单独相处。

「娘,他消失多年,⼀回来就带着个女⼈,我这心里膈应。」

「等我再考核考核他,你可不能轻易原谅他。」

江时被我洗脑惯了,脑子里并没有男尊女卑那⼀套。他不愿意我多年的辛苦白费,晚上非拉着父亲秉烛夜谈,跟他谈了⼤半宿这几年的事。

江沐远要赶着进京面圣,去书院跟夫子辞⾏,转让掉铺子后,我们⼀家很快就上路了。

⼀路上,江时严防死守,不肯让杜宛如找机会和江沐远说⼀句话。

女主颜如玉拿着点心讨好江时。

「江时哥哥,你吃这个,我娘刚才在客栈里亲手做的呢。」

「哼,我娘做的点心比你娘好吃⼀万倍,显摆什么啊?」

江时黑着脸走开,留下颜如玉⼀个⼈站在原地,泫然欲泣。

我看得好笑。

「她是讨好你,哪里是显摆了。」

江时不悦地冷哼⼀声。

「我就是看这对母女不顺眼。」

「你现在看她们不顺眼,说不定等你长⼤了,想娶颜如玉呢。」

江时⼀听,脸色顿时更加黑了。

「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她娘敢欺负你,我死也不可能娶她的。」

「何况我最讨厌她们这种柔柔弱弱的性子,当女子就该像娘⼀样爽利,能骂⼈能打架,能⼀个⼈把我养这么⼤。」

完了,江时的审美被我养歪了。

我⼀个貌美妇⼈,在县城里开铺子,难免招惹各种混混闲汉。

我却毫不示弱,柜台里随时摆着两把菜刀,谁敢惹我我就劈头要砍谁,⼀副跟⼈拼命的样子。

江时看在眼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动不动就跟同窗说:

「我娘真厉害。」

「我娘谁都不怕。」

「我发现只要你肯拉下脸,其实事情就没那么可怕了。」

面厚心黑的首辅⼤⼈,已经初具雏形。

18

回京以后,更离谱的事发⽣了,江时不肯让江沐远跟我同房。

「爹,我还没考察完,你再等等。」

江沐远⼀头黑线。

「小时,以前都是爹错了,对你娘误解太深,我已经给她赔礼道歉了。」

「那我不管,你在我这关还没过呢。」

江沐远只能整日伏低做小,在外⼀副王霸之气,回家以后给我送这送那,变着法子讨我欢心。

我忽然觉得这样过日子也不错。

古代社会,孤身⼀个女⼈太难讨⽣活了,这几年我带着江时吃了不少苦。

现在江沐远是⼤将军,长得也不赖,不管在外面多牛气哄哄,因为对江时心怀愧疚,被儿子拿捏得死死的。

而且他认错态度很诚恳,道歉也很有诚意,几日相处下来,看着顺眼多了。

帅不帅的不要紧,主要是喜欢他这个态度。

这⼀天,江沐远又递给我⼀个匣子。

「里头是新打的红宝石头面。」

「后日兵部尚书⼤⼈在家设宴,给我下了帖子,苏锦,你跟我⼀块去吧。」

「嗯,我考虑考虑吧。」

我接过匣子,江沐远伸手按在我手背上,苦笑道:

「苏锦,你要气到什么时候?」

四月微风和煦,江沐远低头看着我,鼻梁高挺,睫毛浓密,我心脏忽然就漏跳⼀拍。

见我没有挣开,江沐远眼睛⼀亮,慢慢低头向我靠近。

「原谅我,好不好?」

「你们在干什么!」

江时⼀声冷喝,我和江沐远忙触电⼀般分开。

「爹,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趁我不在去找娘!」

江时⽤⼀种很不争气的眼神瞪了我⼀眼,我惭愧地低下头。哎,敌⼈长得太帅火力太猛,有点招架不住啊我。

晚上,江时又来教育我。

「娘,男⼈都是这样,轻易得手的不会珍惜,你忘记你当初阻止我念书的事了?」

「就是要⼀直得不到,才会心心念念,他才会知道你的好!」

你说得对,是我没⽤。

19

赴宴那日,我在席间看见了杜宛如,她外祖父是兵部官僚,出现在这里毫不意外。

「这是江夫⼈吧,噗嗤,果真像外头传言那样,江夫⼈山野出来的,⾏事不拘小节呢。」

我⼀个现代⼈,说话动作洒脱惯了,在古代⼤家闺秀眼里,可不就是举止粗鲁,上不了台面。

其他几个夫⼈⼀看就是和杜宛如关系好,明里暗里阴阳我。

「听说江夫⼈⼀个⼈带的孩子?那孩子如今十二岁,可念完三字经了?」

五岁的蒙童就开始念三字经,这话,却是在嘲讽我带出来的孩子没文化了。

我还没说话,江时正好和几个孩子⼀同过来给夫⼈们见礼,听了个正着。

看见他的脸色,我顿感不妙,不好,我儿子要开炮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这是赵夫⼈吧。」

「我是乡下来的,学问自然是比不上赵源兄弟。今科县试,我只是凑个热闹,赵源兄必然榜上有名了。」

江时说完,所有⼈都⼤吃⼀惊,旁边站着的赵源更是瞪⼤眼睛,⼀副见鬼的样子。

「什么,江时,你今年才十二岁,就要参加县试,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江时眉头⼀皱。

「学问到了,自然是要下场⼀试的,赵源兄今年十五了,该不会还不准备下场吧?那倒是我莽撞了,我⼀个山野之⼈,⾏事比不上你们城里⼈谨慎,十拿九稳了才肯去考试。」

这话⼀说,赵源脸上顿时挂不住,强撑道:「我自然也是报名了。」

其他⼈听了,纷纷惊叹不已,吹捧赵源年少有为,明里暗里讽刺江时不知道天高地厚。江时不动声色,又激将几句,竟然逼得赵源跟他打了个赌。

谁的名次高,就给对⽅⼀百两银子做彩头。

回到家里,我抱怨江时太冲动。

「儿砸,娘本来就不是在意闲言碎语的⼈,你何苦去跟⼈斗气,打乱了自己的节奏啊。」

江时今年毕竟才 12 岁,要按前世,他是十五岁考中秀才,十七岁参加乡试考中举⼈,然后⼀口气考了进士,次年二月殿试,高中状元。

「你别管,没有⼈能在我面前欺负我娘。」

江时握紧拳头冲进书房,头悬梁锥刺股,⼀时间连监管我和江沐远都顾不上了。

20

兵部尚书自家儿子不肯念书,最爱这样肯上进的少年⼈。

放榜当天,他又设下宴席,邀请了当时所有⼈。

「今日考中秀才的,我再添二百两做彩头。」

赵夫⼈坐在宾客席上,冷笑道:「山里出来的,旁的没有,脸皮倒是厚,今日这样的场合也真敢来。」

杜宛如也跟着打趣。

「江时的性子跟他娘像了个十成呢。」

江时微微⼀笑。

「赵夫⼈,你们都在这坐着,我有什么不敢来的。」

江沐远低咳⼀声,脸色微红。

「儿子,有信心吗?」

江时没看他,转头看着我。

「娘,你放心。」

很快,远处有鼓声传来,有⼀名报子手里拿着锣鼓,跟在仆⼈身后走进花厅。

「江时江老爷可在此处?」

「恭喜江老爷,中了头名案首!」

满场哗然,所有⼈都站起身,⼀脸震惊地看向江时。

「头名?十二岁的头名案首,没搞错吧!」

兵部尚书哈哈⼤笑,拍着桌子。

「好!如此少年天才!江沐远,本官平⽣没有羡慕过谁,头⼀次羡慕你啊,⽣了个这样的好儿子。」

赵夫⼈急道:「我儿子呢,赵源可中了?」

报子把手里的纸张展开看了眼,摇头道:「没有看见叫赵源的。」

赵夫⼈顿时脸色惨白,踉跄⼀下跌坐到椅子上。

赵源在旁边狡辩:

「我今年才十五,考不中也没什么稀奇的。」

赵夫⼈伸手打他。

「呸!⼈家十二都中了,你十五还不中,真是个废物!」

赵源怒了。

「⼈家是娘教得好,你那么厉害,你自己去考啊!」

说完⼀扭头,气冲冲跑了。

赵夫⼈满脸通红,匆匆丢下⼀百两银子,也追在儿子身后趁机跑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小时了了,⼤未必佳。」

21

晚上,江沐远喝得半醉,敲开了我的房门。

「苏锦。」

他面色坨红,⼀双眼睛却灿若星辰。

「你把小时教得很好。」

「你这样⽤心,我却听信旁⼈谗言误会你,我实在是——」

「闭嘴吧你!」

我⼀把扯住江沐远的领口拖进了房门,然后飞快地朝外看⼀眼。

「趁儿子没发现,快点。」

第二日,我们两个衣衫不整地从房里出来,被江时堵个正着。

我慌了。

「儿子,你听我解释。」

江时没看我,冷冷地盯着江沐远。

「你有什么要说的?」

江沐远惭愧地低下头。

「我们毕竟是夫妻,小时,你就真的不肯原谅我?」

「不原谅!」

「除非——你对我娘好⼀辈子。」

「只许对她⼀个⼈好,不能纳妾,不能有通房丫头,要宠娘,不能骗她,凶她,她提的要求你都得答应……」

江时噼里啪啦说了⼀⼤堆,我听得双眼发直。

「差不多差不多了。」

江沐远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他哈哈⼤笑,⼀手搂紧我,⼀手抱住江时。

「好,我答应,都答应。」

「这辈子有你们两个,我什么都够了。」

⼀家三口紧紧相拥在⼀起,江时的脸再也板不住,弯着唇角露出笑容。

「爹,不够呢,让娘再给我⽣个小妹妹。」

「我会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全书完。

番外

五年时间⼀晃而过,江时十七岁了。

他中案首时有多风光,后来就被诋毁得有多惨。

⼤家都说果真是小时了了,⼤未必佳,曾经十二岁的案首,这五年来竟是⼀点风声没有。

杜宛如的女儿颜如玉也定亲了,未来夫君刚年满二十,已经是个举⼈。二十岁的举⼈,那可太有出息了。

杜宛如时常在各种场合阴阳怪气。

「有些⼈啊,得到⼀点成就尾巴就飞天上去了,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听说这五年,江时连乡试都没参加过啊?」

我捧着茶杯,⼀脸惬意。

「杜夫⼈听错了,我儿子今年参加乡试了,瞅瞅时间,也快放榜了。」

「呵呵,五年才敢下场,莫不是攒着劲,等着中个解元回来吧?」

话音刚落,门外又响起了熟悉的锣鼓声。

「报——江时江老爷,高中解元!」

杜宛如手里的茶盏掉到地上。

「哎呀,这真是,我要赶紧回家散喜钱,杜夫⼈,过几日来我们府里吃席啊!」

杜宛如没敢来,但是第二年江时高中状元骑马游街那日,她带着女儿去了。

江时⼀身红袍,端坐高头⼤马上,朝众⼈挥手。

颜如玉看得呆了。

「总感觉,他应该是属于我的。」

颜如玉喃喃自语,我惋惜地叹气。

本来是的,可惜你来晚了。

江时没有在困苦中长⼤,他有健全的⼈格,不会因为⼀点恩惠和温暖就被绑了⼀辈子。

他那么辛苦读书,那么努力学习,就应该站在⼈群中万众瞩目,闪闪发光。

THE END
点赞26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